搬小说 > 玄幻小说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83章 巷子激战
    苏城最多的就是纵横交错的巷陌,在江南之地,这原本是一道极美的风景,可惜这些巷陌穿插在大城市中间,被高楼大厦冲击之后,这些巷陌反到成了杀抢偷的案发高危之地,一般来说,除了本地人之外,其他人是不敢走这些巷陌的,因为怕出事。

    这也就直接导致在巷陌里白天杀人的事,经常发生,而且,作案之后,极容易逃走。

    这些马仔敢在大白天对陈帆动手,大抵也是这个原因,狭长的巷子内,两尺左右的短棍比西瓜刀好使多了,而且用来杀人,有一种棒杀的快感。

    当第一个冲上来的马仔被陈帆捏段了手之后,这些家伙非但没有惧怕,反而露出狠狠的凶光,一拥而上,企图将陈帆弄似在乱棍之下。

    陈帆冷冷暼了一眼这些家伙,嘴角闪过一丝冷笑,既然这些家伙主动找上来要杀他,说明苏浅浅暂时是安全的,有消息总比没有消息好。

    正好,陈帆愤懑的心也需要宣泄口,他这几天救人太多,总感觉自己心太善了,不符合他的本色。

    “都给我去死!”

    陈帆一脚踢飞前面的家伙,身后却一下围上来三名棒杀马仔,陈帆身体猛的一侧,像身后长了眼睛一样,险之又险的避开,这些人棒同时砸下,落到了空处。

    陈帆听着嗡嗡的沉闷之声,脸上闪过凝重之色,这些家伙手上的短棍,竟然是熟铜棍,如果吃上一记,绝对会苦不堪言,他不敢大意,将后背闪到墙后面。

    其实若在空旷之处,陈帆自然不惧这几名马仔,可是眼前的位置,过于狭小,对方的短棍紧握,有些难以击破,而且这些人一个个长得彪悍无比,并非一般的流氓可比。

    这些人一棒落到空处,再次转移过来,朝陈帆砸来,他们手上的动作简单粗暴,捧杀和捅!

    陈帆险之又险地避开一根短棍,眼中闪过一丝狠辣,这些家伙,打算将他耗死在这里,陈帆怎能让他们如意,他瞄准一个时机,在对方一名马仔大意的时候,用极巧的手法夺了一根短棍。

    短棍在手,居然有些沉甸甸的,陈帆闪过一丝喜色,大吼一声,突然纵身跃起,像打地鼠一样,朝这些人的头顶狠狠砸下。

    砰砰!

    砰砰!

    伴随着沉闷的声音,数道鲜血呲啦着飙溅在青砖墙壁上。

    三名侥幸躲过陈帆棒杀的马仔,在看见同伙脑袋如西瓜开裂一般鲜血四溅,不由地后退数步,脸上终于露出惊恐之色。

    “走!”

    一名马仔尖叫一声,转身就逃,另外两人犹豫了一下,反应稍慢,也狼狈逃走。

    陈帆对这些马仔起了杀心,怎么会让他们逃走,一个箭步,追上逃走的两人,朝着两人的头又是两棒砸下,两人如烂泥一样闷声瘫倒。

    而最先那一名马仔,距离陈帆已经超过十米。

    “哪里走!”

    陈帆手中的短棍嗡的一声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对方的脚上。

    这是陈帆刻意为之,他必须留下活口!

    马仔被陈帆一棒子打翻在地,面容扭曲着,试图逃跑,却被陈帆一下提了起来,抵在墙上。

    “老实地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你的下场和他们一样。”陈帆的声音冰冷无比,不带一丝感情,他眼中的杀意,有些克制不住。

    说来也怪,他从未想过,在苏浅浅出事之后,他的情绪会变得如此激动,尤其是,当对方摆开阵势要他命的时候,他感觉到,苏城有一张网,正企图将他捆在其中,习惯了自由的陈帆,就像山中的老虎一样,绝对不能受人制约。

    “你……你想问什么?”

    马仔被陈帆冰冷的眼神一扫,身体不由地一阵颤抖,紧接着,陈帆眉头一皱,一股臊腥的味道充斥在空中,这家伙,直接吓得尿了裤子。

    怕死你丫的还当马仔,真是活该。

    “说……是谁命令你们来杀我的,还有,你们是不是捉了什么人?”

    马仔喉结动了一下,“我……我不知道!”

    “嗯?”陈帆手上的动作不由地加大。

    马仔的喉咙顿时传来呼呼的声音,“是……是……”

    就在陈帆稍微松开马仔喉咙,让他能说话的时候,异变陡生,只见一道黑影从从陈帆面前晃过,陈帆下意识地后退数步。

    然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了。

    被他松开的马仔,此时被一名浑身脏兮兮的怪物用手插进胸口,他蓬乱的头埋进马仔的脖子上,只听得咔嚓一声,男子惨叫一声,脖子被咬短,紧接着传来吸吮鲜血的声音。

    见到如此恐怖的一幕,陈帆不由地再次后退几步,打量着眼前的怪物,只见他双脚和双手上还带着黑色的铁链,破旧衣服的里面,露出溃烂的肌肤。

    而让陈帆越加不安的是,他手机上的跟踪绿点,与他所在的位置重叠了!

    “嗷嗷嗷!”

    就在陈帆疑惑的时候,怪物猛的一转身,只见他满嘴残留着鲜血,自鼻子以上,戴着一个银色的面具,面具之下,隐隐可见令人作呕的溃烂皮肤。

    “嘶嘶嘶……”

    面具男锁定陈帆之后,忽然猛的一锤胸口,情绪变得无比激动。

    陈帆眼中异色涌动,随即闪过一丝嘲讽,“哦,原来人不人鬼不鬼的,是你啊,柳风!”

    “死!”

    面具男似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蹦出一个沙哑的字来,手上和脚上的链条铛铛作响。

    陈帆见面具后面的眼睛变得腥红无比,不由地眉头一皱,他从柳风身上感受到巨大的威胁,这种威胁以前从来没有过,他头皮甚至有些发麻,因为,他意识到,柳风的身体,发生了异变,此时的柳风,变成了电影里面才会出现的怪物。

    “嗷!”

    柳风狂吼一声之后,突然一个跃起,像恶狗扑食一样朝陈帆挠来!

    陈帆早就暗暗警惕,可依旧被柳风的迅捷所吓了一跳,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

    看着那在掉皮的双手,以及那长长的指甲,陈帆不得不快速闪到一边。

    他意识到,一旦肌肤被那种利爪和鲜血所感染,恐怕也会变成对方那样的怪物。

    嘭!

    柳风一个恶扑落在空处,铁链击打在墙上,将青砖打出几个新鲜的印子,看得陈帆一阵头皮发麻,这家伙,不仅速度极快,连力量也不容小觑。

    当然,如果柳风仅仅是眼前的速度与力量,陈帆自信能够揍扁他,可是,陈帆现在非常地头疼,因为对方变成了一个生化狂人,他要避免和对方触碰,还要将他弄死。

    “该死的!”

    陈帆余光暼了一眼巷陌,身体一个闪动,想要拿到短棍,作为武器。

    可是柳风似乎洞穿了陈帆的心思,嘴巴一张,像流水一样的唾液流得到处都是,脚在墙上一踩,左右手握着铁链,想要锁住陈帆的身体。

    陈帆不得不再次后退,避开对方的攻击。

    如此,陈帆和柳风在巷陌里一退一进,眼看着就要出了巷子,而通过反复的躲避,陈帆也发现了,柳风虽然身体发生了异变,速度和力量都得到了提升,但是,他的进攻手段非常单一,可以说是毫无章法。

    但是,他流淌着的丝线唾液和他身上溃烂的肌肤,让陈帆不得不与他保持三米以上的距离。

    “不能逃了。”

    陈帆趁着闪避的空档,深吸一口气,眼前的家伙,绝对要在巷子里弄死,而且,不能被人发现,否则,不仅仅是平民会恐慌,新闻也不知道会描写夸大成什么样子。

    两枚银针悄然出现在陈帆的手心。

    陈帆的表情变得严肃无比!

    “死……嘶嘶嘶!”柳风被陈帆的无限躲避激发了怒意,他的口水越来越多,猛的一跺脚,再次香陈帆的咽喉而来。

    陈帆出手了!

    两根银针无声无息,一根扎进了对方的咽喉,另一根扎进了对方的心脏。

    可是让陈帆没有料到的一幕发生了,这家伙仅仅是摇晃两下,依旧不要命地朝陈帆冲来。

    “唉!”

    陈帆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一枚比刚才长了一寸的银针悄然出手,穿透了银色的面具,没入对方的眉心!

    柳风的身体骤然停滞,他伸出手,在面具上抓挠一下,露出他那无比惊悚的面容,轰然倒地!

    陈帆见柳风死去,脸色不由地一白,扫了一眼周围,一根火柴点燃,丢向了地上的尸体,这个秘密,还是不要被其他人知道才好。

    守在巷子口的陈帆见充斥着刺鼻味道的尸体逐渐消失,忽然冷冷朝某处看了一眼,说道:“出来吧,我想,这样的杰作,就算我不杀死,你也应该不会给他活命的机会了。”

    “咯咯……竟然被发现了吗?天狐大人似乎小看了你啊。”

    一名近乎妖娆的女人从废旧的厂房走了出来,手上握着一把手枪,指着陈帆。

    “怎么,还打算夹击我吗?”

    陈帆目光又朝另一个方向看了一眼,用枪指着陈帆的女人眼神微微闪过一丝讶然,紧接着,一道窸窣的声音出现,又一名女人出现在陈帆的侧面。

    “这家伙,不简单,要直接杀了他吗?”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