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玄幻小说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319章 第一次用毒杀人
    老者听见陈帆的话,目光一冷,他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识破我身份的?”

    陈帆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瞥一眼被老者劫持的福嫣,朝她递去一个让她不要慌的眼神,陈帆把玩着茶杯,慢悠悠地说道:“其实你隐藏得很好,脸上刺着金字的那个家伙,其实是你的傀儡对吧,你才是真正的金九钱,他,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

    我第一次怀疑金九钱的身份,是那只猫咬人的时候,你知道吗,猫这种动物,胆子比较小,遇见它害怕的东西时就会躲起来,所以,它第一时间跳到了你的怀里,而不是刺着金字家伙的怀里,这第二次怀疑,便是我赢了外场筹码的时候,在当时的赌注情况下,风险远远超过了赌局的收益,你当时其实是想要阻止,可惜还是迟了一步,至于第三次怀疑你嘛,便是我参与赌博的整个过程,老实说,当时参赌的六个人当中,就我是一个外行,千手樱,博登,瑞森,都用不同的方式在牌上做了记号,只有两个人除外,一个是金承武,另外一个,便是你的傀儡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金承武,恐怕是你的儿子吧,他很多时候表现出畏惧,其实是怕你,你把儿子安排在其中,原本是想要合伙吃掉其他家,但是你没有想到的是,因为我的出现,打乱了你的布局,那时候我还在想,被称为千王之王的人,居然不出千,完全没理由,直到你的傀儡每一次都拿到好牌,我才明白了,其实那个出千的人,正是发牌的你,金爷,我说得对吗?”

    “桀桀!”

    藏在福嫣身后的老者沉默一会,忽然发出奇怪的声音,他挪动了一个位置,依旧将枪指着福嫣,将脸露出来,凝视着陈帆,眼睛变得通红通红的。

    “在你说这番话之前,我原本还有很多疑惑没弄明白,现在,我终于知道了,真正扮猪吃老虎的人,是你啊,我当时还在奇怪,我那只颇具灵性的波斯猫,为何会惧怕颤抖,它不是怕瑞森,而是怕你啊。”

    “猜对了。”

    陈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别说一只家养的波斯猫,便是那山上的野猫,猎猫,见着我也得退避三舍!”

    “小子,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头,焦黄了我的好事,但是最终,赢的人是我!那些警察打死了金九钱,金九钱已经死了,老夫不仅成功金蝉脱壳,还成功做了一回黄雀!要不是你做推手,我哪有容易李代桃僵!现在,我手上的这个筹码,足够换取任何东西,对不对?”

    金九钱哈哈哈狞笑起来,“为了这个破古董,老夫东躲西藏二十年,被人追杀二十年,金九钱终于死了,现在,谁能告诉我,这个破古董,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福家的人捐了它又想要回来,连东瀛的人也闻风想要抢夺,为什么老子堂堂一代盗圣,要为了它而苟且多年,被一群又一群的神秘人追杀?谁能告诉我……嗯?福小姐,我想,你会告诉我真相的,对吧。”

    金九钱忽然将枪往上一挪,指在福嫣的太阳穴上,陈帆听见金九钱的话,不由地一惊,他刚才的一番话,隐藏了太多信息,以至于他一时之间,有些消化不过来。

    见福嫣生命受到威胁,陈帆一下站起来,金九钱的情绪一下子变得激动,“别动,再动我打死她!把你的双手举起来!”

    陈帆见金九钱脸上青筋凸起,手一阵乱晃,连忙将手举起来,说道:“金爷,别激动,有话好谈!”

    福嫣颤抖着身体,面色惨白,朝陈帆投来求救的目光,但是她见陈帆双手举起来之后,整个人不由地变得绝望起来。

    “想要英雄救美?”金九钱嘿嘿一笑,“好啊,把银行卡交出来。”

    “没问题!别动她就行,我照做。”

    陈帆答应道,将一只手缓缓放下,往腰包里伸去。

    “动作快点!”

    金九钱催促道。

    陈帆的手从腰包里重新伸出来,手上多了一张卡。

    “把卡放在地上。”

    陈帆手握着银行卡的一端,将它放在地上。

    “手举起来,用脚将它踢过来。”

    陈帆闻言,双手举起,脚往地上轻轻一踹,银行卡朝金九钱那边飞去。

    金九钱用脚一踩,人躲在福嫣的身后,缓缓下蹲,想要把卡捡起来,枪的位置也随着下移。

    当金九钱的手快碰到银行卡的瞬间,陈帆举起的手指缝里射出一枚银针,刺向金九钱那握枪的手,同时,陈帆以极快的速度,朝福嫣所在的方向奔去,另外一枚银针,飞向金九钱拿银行卡的手。

    “找死!”

    金九钱感觉到握枪的手传来一阵刺痛,便再也握不住枪,他另外一只手下意识地去夺枪,却发现扎在手背上的那一根银针针孔处,像有什么液体在沸腾一样,眨眼之间,他的手背就出现了一个可怕的伤洞,其他地方肌肤迅速变黑,整只手乌黑一片。

    “剧毒?”

    金九钱面色一变,不由地惨叫一声,朝另外一只手看去,发现另外一只手也同样如此,他闻到一股恶臭而腐烂的气息,吓得面色一白,瘫倒在地,身体剧烈地抽搐起来,想要说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而福嫣则趁着这个空档,疯逃到陈帆的怀里,双手紧紧扣着陈帆的腰,在他怀里瑟瑟发抖。

    陈帆看着瘫倒在地上的金九钱,瞳孔深处闪过一抹异色,这是他第一次用剧毒对敌,这个毒的来源,就是那瓶七日丧魂散,陈帆往里面加了几样药草之后,催化了它的毒性,比原来猛烈何止百倍,陈帆淬了两根特殊的银针,原本当作保命的手段,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如贵是普通的银针,金九钱估计还能握得住枪,福嫣就危险了。

    看着金九钱瞬间丧失战斗力,双手五指眨眼间变的白骨森森,毒性攻心导致金九钱迅速死去,陈帆终于明白赛华佗为何告诫他不要轻易用毒了,毕竟这种杀人手段,也太阴损了一些。

    好在这一次是救人,陈帆心里并没有任何负罪感,陈帆并不想让福嫣看见这一幕,她将福嫣给搂到过道,说道:“出去等着我,我处理完就来找你。”

    “嗯。”

    福嫣惨白着脸走了出去,陈帆将门关上,打开窗子,将窗帘扯下,把倒在地上的金九钱尸体裹起来,丢向大海,之后,他又用特殊的药液处理完现场,不留下任何痕迹和异味,处理完这一切,陈帆将目光看向桌子上的箱子,他的目光,变得古怪起来。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