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玄幻小说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374章 高明的暗杀
    男子说话间,掏出一把匕首,直直的逼向陈菲,众人见男子竟然掏出凶器,顿时一窝蜂的吓得后退,其中一些后退的人,甚至带着戏谑的目光看着陈菲,她们本就嫉妒陈菲,如今清心液被打翻,陈菲从很高的位置上摔下来,这种好戏,她们最喜欢看了,如果可能,她们甚至想要做那落井下石的人。

    陈菲见对方掏出匕首之后,周围的人瞬间离她远远的,她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不过她并不甘心好不容易买到的清心液就这么被毁,她依旧紧紧抓住男子的手腕,朝她身后刚才的一群闺蜜好友喊道:“你们……你们退什么,快帮忙,帮我一起抓住这个小偷!”

    然而,回应陈菲的,只有沉默和一些双手抱在怀看戏的女人,那些刚才叫嚷着嘲笑陈帆的女人们,此时离陈菲最远!

    看到这样的情景,陈菲先是一愣,随即她贝齿一咬,“你们……我看错了你们!”

    “快放手,再不放手,我真捅死你了!”

    男子见周围的人没有围住他,反而离得远远的,他的胆子越加大了起来,他明白,如果现在不逃走,马上就会有保安过来把他制服。

    “我就不放手,还我的清心液来!”

    陈菲见众人不帮忙,又见自己好不容易拍得的清心液被洒了一地,她的心情糟糕到了极致,她失去了理智,以至于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

    歹徒见陈菲依旧紧紧抓着他的手,又见那边有保安正快速赶来,他一咬牙,手中的匕首朝着陈菲的腹部捅去!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一道冷哼声从陈菲的身后传来,只见陈帆一下闪到陈菲面前,手一伸,轻易握住了男子向前桶匕首的手,再一用力,轻易将男子的手腕折断,一声惨叫传来,男子跪倒在陈菲面前,寒光闪闪的匕首哐嘡一声掉在地上。

    匕首坠地的刺耳声音和男子惨叫的声音让陈菲一下子清醒过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离死亡是那么近,一瞬间,她的额头冒出冷汗,更让她感到吃惊的是,出手帮她的,竟然是刚才她百般羞辱的哥哥。

    一时之间,陈菲看陈帆的表情充满了复杂。

    “站到我后面去!”

    陈帆对陈菲不冷不淡地说了一句,陈菲下意识地按照陈帆说的做了,只见陈帆将男子单手从地上提起来,像提一只鸭子一样朝赶来的几名保安走去。

    “最后竟然是他帮了我。”

    陈菲盯着陈帆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着,这时,穿着西装革履的陈虎拨开人群走来,他两手空空,并没有再抢到另外一份清心液,他看一眼有些混乱的场面,又看了看地上的一摊液体,冷不丁一巴掌扇打在陈菲的脸上,“你竟然这么不小心,把我买给老爷子当寿礼的东西给弄碎了,我看你现在怎么办?嗯?”

    “你……你打我?”陈菲捂着发烧的脸,一脸发懵,“你敢打我?你凭什么打我!!”

    “凭什么,要不是你炫耀,会出这事?现在,你必须想办法给我弄一份清心液,晚上爷爷的生日,大家都有好礼物讨好爷爷的欢心,为了这事,****碎了心,你现在倒好,把它给弄碎了!”

    “我……我刚才差点出事了,你不问我有没有受伤,反而指责我?还有,清心液不是说好有我的一份的吗!”

    陈菲顿时炸毛了,一点没有大小姐的形象,和陈虎吵闹起来,原本刚才觉得看戏不过瘾的人,顿时又围观了上来。

    “买得到自然有你的一份,可我也只弄到一份,现在还被你弄丢了,陈菲,你真是个没用的花瓶,哼!”陈虎不满地甩了甩手,“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故意的,对吧,是陈扬那家伙故意让你坏我的计划,他好登上家主之位?我明白了,我会告诉爷爷的。”

    “我……我没有!”

    陈菲委屈着,她看见所有人都在朝她指指点点,刚才站在她身边的好闺蜜,好朋友们,此时一个个冷眼旁观着,她贝齿一咬,拨开人群,朝酒店外奔去。

    “我恨你们!”陈菲愤怒地说着,消失在酒店大门口,而就在陈菲走后不久,两名带着墨镜的男子跟了上去。

    另外一边,陈帆手押着男子朝赶过来的五名保安走去,他原本打算将这名男子交给这五名保安就了事,可为首的一人却要求他配合登记一下。

    陈帆想了想,觉得对方的要求合情合理,毕竟这事牵涉还是比较大,于是他将那名男子交给另外四名保安之后,跟着为首的一名男子朝酒店偏门楼梯处的一个房间走去。

    走到楼梯口,保安朝陈帆恭敬地笑了笑,伸出手,示意陈帆进去,而他则守在外面,陈帆看一眼这间楼梯口的房间,发现它窗口遮着深色的帘子,里面有亮光发出,而且似乎有人在里面坐着,陈帆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伸出手,推开门,朝里面走进去。

    见陈帆进屋之后,守在门口的保安伸手将帽檐抬了抬,嘴角闪过一丝阴冷。

    陈帆进屋,一扫这间不到十平米的房间,里面有一张便捷式的桌子,上面摆着两台电脑,登记本和文件夹,墙上面还挂着几本档案本,不过悬在上方的灯光有些掉档次,房间不够明亮。

    坐在桌子旁的是一名穿着保安服的老者,他见陈帆进来,从椅子上站起来,指了指椅子,说道:“听说你抓了个小偷,把你的信息填一下,到时候派出所的人来问好有个档案,不用急,坐下慢慢写。”

    陈帆入座之后,并没有立即拿起笔写,而是看了老者几眼,说道:“你六十多岁了,还能当保安呐?”

    老者呵呵一笑,露出慈祥的笑容,“我儿子是这个酒店的保安队长,徇私给我谋个位置,混口饭吃,平时也就负责让人登记一些信息,哦,对了,差点忘了,我该把笔给你。”

    老者走向陈帆,伸手往腰包里一摸,一支钢笔的笔盖部分先显露出来,老者枯瘦的手向陈帆递去。

    “谢谢。”

    陈帆刚接住笔的一头,出乎陈帆意料的一幕发生了,老者枯瘦的手指并没有立即松开手,而是快速地一拔,那握在手上的另外一头,不是钢笔,而是一把设计非常精巧的匕首!

    老者枯瘦的五指握着匕首,朝着陈帆的侧脖子插去。

    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加上老者占据的位置十分刁钻,他站在陈帆左肩靠后的位置,陈帆用右手拿着笔的另外一头,凭空少了一只手,而且因为位置的缘故,即使陈帆能够发现,左手也来不及做出反应!

    刚才还慈目面善的老者,此时露出阴冷的寒光,他那布满斑点的脸上堆满了阴谋得逞的笑容。

    唰!

    老者手上的匕首,离陈帆的颈动脉不到两寸距离!

    “死吧!!”

    因为得意,老者不由地阴笑了一声。

    但是,让老者没有预料到的一幕出现了,陈帆右手上的笔套向着匕首刺来的方向精准的一对,老者手上的匕首就像笔一样被扣住,利器重新被封了起来。

    “嗯?”

    老者瞳孔一缩,单手握着的匕首被阻,他左手化为掌,对着握着的右手猛的一拍,企图利用力道将笔筒的另外一端杀入到陈帆的脖子里。

    然而,陈帆已识破了杀机,老者已失去了最佳的暗杀时机,他身体向后一倒,利用脚蹬在墙上的力道一个后空翻,凌空一个侧鞭腿打在老者的脸上,将老者整个人打飞撞在墙上,他枯瘦的脸撞在墙上,牙齿从嘴里磕飞出来!

    陈帆借势稳住身形,后背惊出一身冷汗,若非他刚才觉得有些奇怪,心里暗生警惕,即使刚才反应过来,在狭小的空间里,恐怕也要被对方杀死!

    这个老家伙,是一个刺杀的高手,他出手的时机,对地势的利用,都非常的高明,陈帆刚才躲过一劫,暗道好险!

    陈帆大脑的复杂念头一闪而逝,他一把抓住老者的肩膀,正要问个所以然,就在这时,门骤然被打开,一道寒光从门缝里竖砍下来。

    陈帆下意识地往后退去,但被他刚才抓住的老者却没这么走运,他失去重心之后,被外面破门进来握着砍刀的保安一下砍在他的脑门上!

    霎时,鲜血噗的一下溅射出来,那握着砍刀的家伙满脸是血,他见自己砍死了老者之后,愣了一秒,手一放,朝外疯狂逃去。

    陈帆瞳孔一缩,并没有趁机去追,而是掀开窗帘布,从窗口钻出来,并将门给带上。

    “这两个家伙是什么来路?”陈帆眯着眼睛,他想了想,还是选择打了一个电话,“李梅,我这边遇见一点麻烦,需要你帮忙处理一下……”

    “怎么?惹祸了?”电话那头传来李梅的声音,“你不是和福嫣小姐一起吗,遇见麻烦的时候想起我来了?你找她不就行了?”

    “莫闹,这时候你翻什么醋坛子,金鼎大酒店,这边闹了人命,有人要暗杀我,但是凶手却被另外一个人杀死了,帮我查一查,是谁要对付我。”

    “你呢?这事你自己查不就好了吗?”

    “我不是专业的,而且,我今天要回陈家,事情就麻烦你了。”陈帆匆匆挂断了电话,出了这档子事之后,他也没有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心思,而是低调的走出酒店,打了一辆车,朝和福嫣约定的地方驶去。

    ……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