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玄幻小说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407章 三分钟的软男人
    看着陈帆这般放浪形骸,牡丹和李梅对视一眼,两人坐在陈帆的对面,看着陈帆喝稀饭。

    “再来一碗。”陈帆一口气将粥喝了之后,将碗递给李梅。

    李梅目光和陈帆交织在一起几秒,她一塌眼皮,又给陈帆盛装了满满的一碗,陈帆也不客气,用倒水一样的速度喝完,最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厨艺不错啊。”

    陈帆舔了舔碗底的米粒,而牡丹则在一旁瞪大了眼睛。

    “有你这样的吗?”

    牡丹看着快要见锅底的煲锅,差点哭了。

    陈帆伸手将锅里面的粥倒在碗里面,将碗挪到牡丹的面前,“这么给你留着一碗吗,你一个女的,喝一碗就行了,我只吃了早点,忙到,饿的不行了。”

    牡丹无语地看着面前的粥,“那你还是吃了吧,谁和你吃一个碗。”

    “好了,牡丹,一会我再帮你煮就是了,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李梅见陈帆和牡丹两人为了一锅粥再闹别扭,在她看来,就像小两口在**一样,让她在一旁非常不舒服,心里酸酸的。

    “我……好多了。”牡丹伸手摸了摸胸口处的绷带,她见陈帆真的又端起碗吃起来,是真的很饿的样子,不由奇怪道,“你刚成为陈家大少爷,这么快就饿肚子了?”

    “没时间给你解释了,”陈帆拍了拍肚子,起身将银针等东西收起来,并理了理衣服,“我要去一趟柳家,李梅,牡丹,把柳家的地址告诉我,嗯,最好是他们经营药材铺的地方。”

    “现在,去柳家?”

    李梅和牡丹同时愣住。

    “嗯,我需要两样药材,寒阳草和冰心花,李梅,有空你让组织也帮我找找,如果找到,在明天早上之前送到陈家老宅来。”陈帆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朝李梅的细腰探去。

    “你干什……”李梅下意识地向后一退,发现腰上的匕首已经被陈帆夺过去并绑在他的腿上,她的神色骤然变得严肃,“看来你是认真的,要我帮忙吗。”

    “既然柳家这么不简单,还是我一个人去比较好,牡丹,你的刚服下药,这几天就好好休息,地址写好了吗,给我。”

    陈帆说完,从牡丹手上拿过一张纸条,看了一眼之后,朝门外走去。

    “这么急?”

    牡丹起身,来到门口,看陈帆的目光充满了复杂。

    “是啊,老爷子等着我救命呢,李梅,有空的时候帮我整理一些柳家的资料送给我,我走了。”

    陈帆说完,快速消失在楼道口,只留下牡丹和李梅面面相觑。

    “应该是陈家出事了。”李梅目光闪过睿智,“牡丹,你好好休息,我去找三爷一趟。”

    ……

    城东绿柳山庄,一栋豪华的别墅内,一张豪华的大圆床上,柳承志正赤luo着身体压在一名光溜溜的女人身上挥汗如雨。

    三分钟后,柳承志像藏獒一样低吼一声,趴在女人身上喘着粗气。

    “四爷,你真棒哟!”

    女人光溜着身体一脸讨好之色。

    柳承志手望床下面乱抓一阵,手里抓出一沓钱随意砸在女人光溜溜的身上。

    “滚吧!”

    柳承志翻过身体,目光空洞地看着天花板,也不管女人在一旁看着那一沓钱眼睛发亮。

    “四爷……下次,我还来找你,我要为你生猴子!”

    女人满意地将钱紧握在手里,娇滴滴的朝外面走去,可她才走两步,身体猛然一抖,一把匕首尖从她腹部穿透过来。

    女人骤然瞪大了眼,努力地转过身,“四……四爷……你……你……”

    光着臂膀的柳承志眼睛一片血红,面露狰狞之色,他抽出带血的匕首,鲜血溅了他一身,他一把捏住女人的脖子,低吼道:“你给我生一百个,也换不回我儿柳强的性命,死吧,蠢女人!”

    看着女人软趴趴地瘫倒在地,柳志成丢掉手上的匕首,坐在床边上喘着粗气,就在这时,一名穿着圆领中山服的老者从敲开了门,他看见地上倒在血泊里的女人,面色微微一变,站在原地。

    柳志成慢悠悠地穿上衣服,朝门口走去,“阿福,找个人处理一下。”

    “四爷放心,这事交给我就行。”

    老者跟在柳志成后面,亦步亦趋。

    柳志成走下楼道,坐在沙发上,脸上还带着血迹,他端起茶几上的茶喝了一口,才慢悠悠地说道:“事情调查清楚了吗?”

    “四爷,根据小六的描述,那人十有**就是陈帆,强少爷肯定是那家伙动的手脚,毕竟,那些儿童昨天晚上,出现在陈家老宅给陈权山那个老不死的贺寿,那场面,听说很感人呐。”老者捋着胡须,见柳志成快要额头青筋凸起,随时都要暴走,连忙将身子佝偻下去。

    “小六呢,把他给我叫来!”柳志成闭上眼,强行压下怒气。

    “死了,死在女人的身上。”

    老者大有深意地看向柳志成,似乎有劝诫之意。

    “死了?”柳志成露出意外,“没这么巧合的事,一定是有人杀了小六,对了,这事大哥知道吗?”

    老者露出犹豫之色。

    “说!”

    柳志成爆呵道。

    “家主应该知道,四爷,你也知道,家主因为你和柳山的事,对你成见颇大,他应该是故意不让你知道的,我听说柳鹰参加了昨天的慈善会,想来应该有别的事发生,这不,陈家今早终于分崩离析,四爷,恕我直言,当务之急,应该雷霆出击,从陈家那里争取更多的利益。”老者低头建议道。

    “哼,我只想要替我儿子报仇,陈帆必须死!”柳承志猛的将手上的杯子捏碎,“我问你,陈家的那两个奴才找的那两样药材,你都吩咐下去禁止售卖了吗?”

    “是的,四爷,我已经让人把药材迅速汇总到柳记大药房,并告知同行,禁止售卖这两样药,我这就去让人把药取回来。”老者说道。

    “做得好!”柳志成神色阴冷,“等陈权山那个老不死的一蹬腿,我有一百种办法让陈家家破人亡。”

    “那四爷,我先去取药了,楼上的事,我一会来处理。”

    老者说着,朝门外走去,他来到车库,打开一辆黑色轿车的车门,从车库驶了出去,他浑然没有察觉,在他后背的椅子上,坐着一名正在把玩着匕首的年轻人。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