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玄幻小说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419章 让他睡我的软床
    夜珑纱,孤星一点。

    一间装点得精致的房间内,牡丹依窗而靠,李梅则在她房间角落里的办公桌后忙碌着什么。

    “柳家和神隐会的关系绝对不简单。”李梅放下手上的笔,面露凝重之色,她说完,发现牡丹没回应她,她走到牡丹身边,“牡丹,你怎么魂不守舍的?让你去休息也不去,你这是和自己过不去?”

    “没……没有,白天我已经睡了半天了,”牡丹回过神来,“刚刚你说什么?”

    “我说,柳家和神隐会的关系,绝对不简单……”李梅话刚说到这,门忽然笃笃笃地敲响。

    李梅和牡丹皆是一惊,牡丹暗暗警惕,李梅走到电脑桌面前,看了看监控屏幕,有些意外,“牡丹,开门,是陈帆。”

    “陈帆来了?”牡丹面露喜色,一下从阳台窗上跳下来,她走了几步,见李梅看她的目光古怪,她面色一红,“那个……我只是……”

    “快去开门吧你。”

    李梅摇了摇头,牡丹一向冷静,今天又魂不守舍,难道她心里在牵挂陈帆?想到这些,李梅叹了一口气,因为组织涉嫌保密的问题,彼此之间很少知道身份,根本不存在友谊这种说法,别说爱情,就是兄弟情,姐妹情,也是相当稀罕的东西。

    陈帆站在门口,见门很快就打开,他扫一眼牡丹的衣服,发现她并没有睡觉,有些意外,“你还没睡觉?”

    “我睡不睡关你什么事?”牡丹目光闪烁着,“就是防着你这样的贼,大半夜的,你来做什么?”

    “我来关心你的睡眠啊。”陈帆嘿嘿一笑,目光有些不老实地看向牡丹的胸脯,大深秋的,牡丹穿得并不单薄,她穿着一件灰色的绒毛裘衣,裘衣没有纽扣,而是用系带系在她两边的细腰上,大概是因为胸口受伤的缘故,她系得比较宽松。

    所以她挺直着身体,难免有些春光乍泄,落入陈帆的眼里。

    牡丹见陈帆目光贼亮贼亮的,忽然响起下午的时候他帮她治疗胸脯的那些过程,她脸骤然臊红,伸出手向陈帆抓去,以泄愤保住她的薄脸皮。

    陈帆半只脚已经跨入屋里,他根本不知道牡丹心里的想法,只是觉得牡丹气色不错,恢复得挺快,心里正乐呵,却见牡丹的手朝着他肩膀抓来。

    猝不及防之下,陈帆受伤的肩膀被抓了个严实。

    “嘶!”

    陈帆面露痛苦之色,不由地蹙起了眉头。

    “看,让你看,我挖了你眼珠!”牡丹气呼呼地说着,“装得倒是挺像,想占我便宜,我可不是玫瑰。”

    “我招你还是惹你了……松……松手,痛,好痛啊。”

    陈帆求饶道,他心想,不就是看了一下你那一抹沟壑吗,虽然说朦胧的感觉很美,但是你妹啊,我要看你,透视眼一开,你穿的红**还是粉**都一清二楚啊。

    陈帆心里这么想着,目光难免移向牡丹的小腹下面,我擦,白虎?看错了,一定是看错了!

    失血过多,产生了幻觉!

    “还看!”牡丹着急上火,有一种被陈帆看透的感觉。

    就在这时,李梅走过来,看一眼陈帆和牡丹,忽然,她眉头一皱,一下闪到陈帆和牡丹中间,伸出手,朝着牡丹的手用力一挡,并顺势将牡丹攘退了数步。

    “牡丹,你怎么可以这样!”

    李梅的表情变得愤怒,她闪到陈帆的身旁,一脸担忧地看着陈帆的肩膀。

    牡丹感受到李梅刚才用了力道,怒气顿时涌了上来,“李梅,你干嘛帮着这个流氓,我明白了,你们是一对狗男女。”

    “牡丹,你再说一遍?”李梅眉毛一拧,“陈帆中午救好你,你就这么对他?他肩膀都被你抓出血了,你玩真的?”

    “我就轻轻的抓了一下,至于吗你……嗯?”

    牡丹也一副不服输的样子,她伸出手,下一秒,骤然愣住,只见她的五指上真的沾着血迹,她朝陈帆看去,只见陈帆的肩膀上鲜血汩汩而出,他面色苍白无比,隐隐有冷汗沁出。

    “陈帆?你怎么了!”

    牡丹一下跑到陈帆身边,却被李梅伸手挡住。

    “我没事,李梅,不是牡丹弄的,我之前被人用铆钉暗算了。”

    陈帆没想到还没进门,就让李梅和牡丹差点大打出手,有些无语的同时,心里也暖暖的,至少,两人还是很关心自己的,虽然牡丹的关心方式有点……粗鲁。

    “什么?你没事吧!”

    李梅和牡丹两人一左一右,将陈帆搀扶着朝里屋的沙发走去,尽管陈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虚弱,可这种难得的温柔乡让他沉浸其中,不能自拔,陈帆坐下之后,李梅跑进屋去拿医药箱,而牡丹则一脸歉意。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受了伤。”

    牡丹搭拉着脑袋,这一刻,她没有半点女人的刚强,反而露出小女姿态,看得陈帆有些醉了。

    “我知道,我没事,真的。”陈帆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如果你觉得内疚,帮我煮点补血的营养餐。”

    “嗯……嗯,”牡丹点着头,“唔……让我先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也好。”

    陈帆背靠在沙发上,忙碌了一天,炼制了两炉丹药,又和别人大打出手,陈帆无论是心里还是身体都有些乏了,他任由牡丹帮他褪去衣服,和李梅两人合作帮他重新包扎,他困顿着,呼呼睡了过去。

    正专心给陈帆处理伤口的牡丹,见陈帆眼睛闭起来,不由地露出紧张之色,“李梅……陈帆他……他是不是昏过去了?”

    李梅蹙着眉头,见陈帆呼吸均匀,隐隐有鼾声传出,脸上露出倦意,她低声道:“只是睡着了而已,我去福三爷家,听说陈家发生了许多事,也真是难为他了,我去帮他整理床铺。”

    “我,我去吧,我那床宽大软一些,让他在那休息吧。”牡丹有些歉意地说道,她走了两步,见李梅拿起一床毛毯给陈帆盖上,目光凝视着陈帆,又看了看李梅,“李梅,刚才是我鲁莽了,不该那样说你。”

    “我……我也有不对的地方,算了,估计是我最近没休息好,容易冲动吧,今晚我就不回去了,在你这将就一晚上吧。”李梅一边说话,一边贴心的帮陈帆盖上毯子。

    牡丹进屋去,将床铺好,她走出来,看着熟睡的陈帆,伸出手,却又缩了回来,显得有些扭扭捏捏。

    “把他扶到我背上来吧。”李梅看穿了牡丹的心思,她身体半蹲在陈帆躺睡的沙发边上,红着脸说道。

    “呃……要不,咱们抱他进去吧。”

    牡丹见李梅翘着臀对着陈帆张开的腿,脸转到别处,这个动作,有些害臊啊。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