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玄幻小说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443章 中医比试2
    见藤斋提出这样的要求,身为中医副会长的刘智眉头一皱,说道:“藤斋先生,中医切磋,能够促进彼此发展,你放心,我们绝对会保持公平公正的,倘若我们徇私舞弊,那将是更大的羞耻。”

    “哼,把个脉还那么多要求,你不会是虚了吧。”刘智后方的王真说道。

    “怎么,我这个要求过分吗?”藤斋脸上闪过轻蔑之色,“难道说你们把脉,需要看对方长得肥瘦美丑?”

    “我和你比就是了。”赵升一甩袖子,“只希望,到时候你输了,能够勇于承认。”

    “好,还是赵兄明事理。”藤斋眯笑着,朝赵升拱了拱手。

    赵升看也不看藤斋,“谁是你兄弟,我可不想家门不幸,有一个叛国的弟弟!”

    原本坐着看戏的陈帆,听见赵升这话,不由地拍手叫好,这个赵升虽然和他刚才有不小的冲突,他这烈性子,倒还真有些真性情,陈帆对赵升的不满,略微减少一些,陈帆见工作人员添置一个白色的屏风放在桌子后面,连同那一道小门也遮挡起来,再看藤斋一脸淡然的样子,陈帆又有些替赵升担心起来。

    赵升人是不怎么样,可他的对手是一个嚣张的日国人,还号称国手妙医,如果赵升输了,那将助涨藤斋的威风,对中医协会和中医界,将是极大的打击。

    要知道,人的身体复杂无比,即使在西医和科技极其发达的今天,人体的研究依旧有着无数的未知谜团,而把脉如抽丝剥茧,宛若一滴水而观沧海,看一颗星而窥寰宇,中医看病,讲究望闻问切,乃是无数智者总结的经验,望,就是观察病人体表病症,伤情如何等,闻,除了是指闻气味之外,还有借望而闻结合自身经验而得出结果的涵义,问,是和病人进行交流,让病人说身体哪里不好,有什么异常的状况,疼痛与否,最后的切,简单来说是指把脉,并根据前面的判断病人得了什么病。

    屏风遮病人,仅仅靠把脉就得出结论,陈帆不知这个叫藤斋的是个什么路子,看他这样自信的样子,陈帆不由大感好奇起来。

    显然,和陈帆一样好奇的人不再少数,不少中医更是讨论,如果换做他们,能否诊断出病情等等。

    “这个藤斋故意言语相讥而占据主动权,如今要求遮病人而诊脉,小帆,你觉得靠谱吗?”

    李教授换了一身行头戴了一顶黑色的帽子,将大半边脸遮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陈帆身边。

    陈帆目光在李齐身上停留了几秒,转而看向已布置好的屏风,淡淡地笑了笑,“李教授,你能诊得出来吗?”

    李齐摸了摸下巴,说道:“前几年马老师教了我一些把脉的经验,倘若是一般的感冒,身体孱弱或者妊娠的症状,我勉强能不看病人而诊断出来,如果病情复杂,我就办不到了。”

    陈帆看一眼坐在前面闭目养神,泰然自若的马先云,若有所思,说道:“马老师承苗医一系,用的是寸口诊法,这种遮挡的法子,一般的病情肯定难不倒他,不过神医难辨无头药,诊脉难觅恶病源,谁都有失手的时候。”

    陈帆见李教授变得紧张,安慰道:“无论诊脉还是用其他的手段,都只是看病的第一步而已,红猫黑猫,能抓老鼠的才是好猫,能治好病人,才是最关键的,要说中西医的结合,业内恐怕没几人能比得上你吧?”

    李教授警惕地看一眼周围,小声说道:“形势所迫而已,希望赵升能有真本事,不输给藤斋才好。”

    陈帆点了点头,这时,原本有些哄闹的会议室安静下来,只见前方临时布置的屏风后面有人影蹿动,刘智走到屏风后面,让三人的手从留有一个洞口的屏风后面伸出来。

    “请大家安静,藤斋先生,赵先生,两位,谁先来?”

    刘智将目光看向赵升和藤斋。

    藤斋和赵升彼此对视一眼,赵升冷冷说道:“你是客人,你先请。”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藤斋缓步走到准备好的桌子面前,而赵升则笔直着身体,好奇地看向藤斋。

    场面变得安静无比,所有人都看向藤斋,混在人群中的陈帆目光异色闪过,透视眼之下,那能遮挡眼目的屏风顿时变成虚无,屏风后面的三人,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屏风后面,两男一女,女的三十多岁,小腹微微隆起,脸颊上有着几道妊娠斑,她另外一只手轻轻摸着小肚子,一脸幸福,又有些小紧张的样子。

    坐在怀孕女人右边,则是一名穿着保安服的男子,陈帆记得,他就是刚才在外面维持秩序的保安,如今,他却变成了‘病人’。

    怀孕女人的左边,则坐着一名头发稀疏的老人,此人面黄肌瘦,偏偏他的双手却没有苍老之感,和中年人的一样,他坐在那,额头上有虚汗冒出。

    而藤斋此时把脉的对象,就是这名老人。

    陈帆的目光在保安身上停顿了三秒,再孕妇的小腹处停留了十几秒,最后目光锁定在那名冒虚汗的老人身上,脸上有疑惑之色。

    正当陈帆思考的时候,一声惊呼,打断了陈帆的思绪。

    “快看,藤斋那家伙把脉的手势好古怪!!”

    陈帆目光恢复正常,看向藤斋把脉的手势,当陈帆看见藤斋的手势之后,脸上闪过异色。

    “兰花指而已,大惊小怪,这个家伙,不会是个太监吧。”刚才惊呼旁边的另外一名中医不屑地说道。

    然而他话音刚落,就见台上的刘副会长,还有其他几名中医协会的老骨干也不由地站起来瞪大了眼睛,就连马先云也表情古怪,没了之前的淡然,在藤斋旁边的赵升,更是眼睛瞪得如铜铃大小。

    “这是兰花指法?不,怎么可能!”赵升向后退一步,不可置信地说道。

    “哦?赵先生竟然认识?”藤斋脸上闪过得意之色,而马先云,刘智两人则互相看一眼,低声交流着什么。

    站在陈帆旁边的李齐显然是第一次听见兰花指法,不由地看向陈帆。“什么是兰花指法?”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