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玄幻小说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482章 盛开的玻璃花
    “这样不行。”

    陈帆强忍着双手传来的焦糊麻痛之感,思索着应对之法!

    “哈哈哈,小子,这里快炸了,你们都要完蛋了!!”金赤得意着,只见他一拍腰间,一根带爪的钢索朝窗外疾射而去,深深潜入墙壁,显然金赤已想好了逃生之路。

    陈帆眯看了一眼空中的钢索,忽然想起什么,面色一喜,“有办法了。”

    哒哒!

    陈帆手朝腰上一摸,将皮带抽了出来。

    啪啪啪!

    原本极具柔韧性的皮带,在陈帆手上刹那间变成了一把软剑,与对方的武器交缠在一起。

    那充满了电弧的武器,并没有通过皮带让陈帆麻木,金赤看一眼陈帆手上的皮带,瞳孔深处闪过不易察觉的闪烁,他狞笑一声,身体朝着窗外奔去。

    “绝缘体?”

    颤抖着站起来的李梅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她一摸腰间,变戏法似的摸出一根橡胶棒,强忍着疼痛,企图阻拦住金赤的去路。

    “哈哈哈,现在才想到办法,太迟了!”

    金赤身体向后,不再与陈帆纠缠,陈帆掏出皮带之后,他发现自己根本就要招架不住了。

    “不许逃!”

    李梅尽管嘴角是血,但眼中却涌动着无尽的坚毅之色,橡胶棒上,似有特殊的毒液在涌动。

    “凭你也想拦住我?天真!”

    金赤一脚踢飞李梅手上的橡胶棒,前方再无阻碍,他腰上再发出一个扣子一样的绳索,挂在钢丝上,朝窗外飞去。

    “你们就等着粉身碎骨吧,哈哈哈!”

    金赤得意笑着,身体已在几十层楼高的凌空之中,他不忘手一招,将那破碎的金色面具也带走,然而,下一秒,他的表情骤然凝固,脸上露出惧怕之色,只见李梅掏出一把匕首,狠狠的朝那钢丝绳砍去。

    噌!

    李梅手上的匕首砍在那钢丝绳上,然而钢丝绳却没有断,反而是李梅尖叫一声,一道电弧从匕首传到她的身体,让她一个踉跄,栽倒在地,她这时才体会到,刚才陈帆和这样的带电怪物战斗有多么辛苦。

    金赤脸上的惧怕之色已经消失,他甚至戴上半边金色面具,戏谑地笑道:“骗你的……哈哈哈,砍不断,绝望吗!”

    “是该你绝望的时候了。”

    就在这时,陈帆已来到窗边,手掌向前,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凭空而起,在他面前形成一幅晶莹的太极图案。

    “玻璃也是绝缘体,你应该知道的吧。”

    陈帆露出一拍洁白的牙齿,掌心周围的万千玻璃碎片,像美丽的花瓣一样飞向金赤。

    “不……不……不!!”

    金赤的脸上骤然露出惊恐之色,他极力地控制着身体,想要躲避,可已飞到空中的他,失去了借力的地方,霎时,天空下起了一场玻璃花雨,很快,又变成了一场血雨!

    陈帆和李梅自然没有时间欣赏这壮丽的一幕,两人同时来到陈永盛的身边,看着逐渐跳动的数字,两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走,快走啊!”

    陈永盛朝陈帆和李梅两人嘶吼着。

    “你会拆雷吗?”

    陈帆的额头沁出汗水,求助地看向李梅。

    “我会,但是来不及了。”李梅看向跳动的数字。

    二十。

    十九。

    十八。

    ……

    “走啊,小帆,走!!”

    陈永盛因为激动,眼睛充满了血丝,浑身都是汗水。

    “你一定有办法的,快告诉我!”

    陈帆伸出手,狠狠的揉在李梅的肩膀上。

    李梅一抹嘴角的血,目光变得坚定,她用极快的语气说道:“看见那两根红蓝线了没,一根是停止线,一根是立即引爆的线,现在只能赌运气,生,我们一起生,死,我们一起死!”

    说罢,李梅捡起地上的匕首,塞到陈帆的手里。

    “不,我们要一起生!”

    陈帆拿起匕首,眼中涌动着异芒,虽然他不是拆雷专家,但是定时炸弹的引爆原理他在特情局学习的时候看过大概,为了保证运输和使用的安全,蓝线的存在相当于是最后一道停止的保险,不过也不排除被人交换线,防止被拆除。

    一死一生,概率百分之五十!

    但是,陈帆却不想赌!

    因为,他拥有透视眼!

    看清哪一根是停止线,就是百分之百的生!

    嘀嘀嘀!

    定时器的声音骤然变得高亢起来。

    3!

    2!

    1!

    “小帆!”

    陈永盛整个人已经崩坏。

    “陈帆!!”

    李梅的声音充满了无尽的复杂,她闭上了眼,用手按在陈帆的手背上。

    “咔!”

    线被切除,时间仿佛凝固了。

    闭上眼的陈永盛和李梅同时睁开眼,看向陈帆。

    呆愣几秒后,李梅一下扑到陈帆怀里。

    “活着,我们都还活着!!”

    “当然,女人的直觉是对的!”

    陈帆看向已被切断的红线,自嘲地笑了起来。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这种玩笑!”

    李梅喜极而泣,从陈帆肩膀上移开,想要站起来,却喷出一口血,晕了过去!

    ……

    当李梅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床头上的一束金黄的菊花,没有看见陈帆守候在床边,她的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失望。

    “花是陈帆送的。”

    李教授出现在李梅的床边,用听诊器听了听她的脉搏。

    听到李教授这么说,李梅的脸上漾开一丝笑容。

    “你的肋骨断了两根,也是他替你接上的。”李教授放下听诊器,见李梅的脸色似乎又好转了许多,他摇了摇头,“年轻人啊,就是想法多,出了这么大的事,很多人都在帮你们善后,你却在这泛女儿家的小心思。”

    李梅苍白的脸上浮现一抹红晕,“李教授,我什么都没说。”

    “字都写在脸上了,当我这些年都白活的?”李教授伸出手摸了摸下巴,“也亏得是陈帆在你身边,不然,搓断的肋骨极有可能戳穿你的心脏,既然捡回一条命,就好好的休养,别的事,就不要想太多。”

    “他没事吧?”

    李梅犹豫了一下,小声问道。

    “哪个他?”

    李教授脸上有笑意。

    “李教授你……我都这样了,你这不是成心为难病人吗?”

    李梅微微侧了侧脸。

    “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觉得他会没事?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守到天明,你脱离生命危险,他才走的,你呀,也算是个有福气的,我的病情稳定下来了,我就不在这耽搁你静养了。”李教授说完,转身离开房间。

    李梅重新侧过脸,看向床头的野菊花,苍白的嘴唇笑成了月牙儿。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