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玄幻小说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756章 朋友,票子,票子要伐?
    第二天清晨,陈帆在网上买了一张去苏城的机票,打出租车到机场之后却因为天气原因航班被临时取消,连高速公路都被封闭。

    迫于无奈,陈帆只得改坐火车,虽然火车是慢了一点,但是他一路南下,有别样的风景,正好给紧绷的心放松一下。

    为了不在火车站买票耽误时间,陈帆决定给蔷薇打个电话,让她给弄一张火车票,他记得,张达身边的兄弟,就有不少在火车站当黄牛做生意的,非常时期,火车票还是很难买到的。

    陈帆拿出手机,拨通电话,电话那头传来蔷薇和其他人的声音,似乎正在开会,陈帆小声道:“蔷薇,帮我找人买张火车票,就时间最近的一趟,我现在在出租车上,赶往西站的路上。”

    “坐火车?”手机听筒里传来蔷薇有些不解的声音,不等陈帆解释,她又道,“好吧,马上就要吗?我让人给你送来,我在你们陈氏集团开会,就这样吧,先挂了。”

    蔷薇挂断电话,陈帆握着手机,很快便收到一条短信。

    半个小时后,陈帆来到火车西站,因为天气原因,很多人改坐火车,偌大的火车站人满为患,嘈杂而喧嚣。

    陈帆拨打了短信的号码,走到车站一个显眼的位置,很快,一名穿着黑色夹克戴着墨镜的男子走到他面前。

    “朋友,票子,票子要伐?”

    “是你吗?”

    陈帆看一眼面前一脸拉皮条的男子,虽然他脸上没写着黄牛两个字,但他这个门外汉依旧能一脸看出来。

    “朋友,当然是我,去哪的票,身份证,身份证给我好伐,我去给你取。”

    带着墨镜的男子很是积极。

    看着眼前的男子,陈帆觉得有些好笑,在任何行业,都有一些难以管理的灰色地带,猫有猫道,有利的地方就有人钻,其实他心里很讨厌这种黄牛党,每到春运,有多少真正想回家的人,却买不到票。

    想不到,他如今却也要依靠黄牛来弄一张票。

    陈帆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排到看不见尽头的队伍,犹豫了一下,将身份证递给了眼前的男子,因为考虑到行踪问题,组织那边可能还没把他的事摆平,陈帆给的是一张别名的身份证,身份证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真实的,只是存储的档案,却是另外一回事。

    “去苏城。”

    陈帆有些奇怪,半个小时的时间,怎么没弄好票,可他看见排得长长的队伍,便又觉得合情合理。

    “苏城?朋友,这趟车的票可不好买。”黄牛男子推了推墨镜,随后左右看了看,动作有点像猴三,“不过,我是有单独渠道的哟,一看你出门不带包,那肯定是有钱的,来张硬卧?五百块,五百块帮你搞定,好伐?”

    “还要钱?”

    陈帆愣了一下,想想也是,蔷薇怎么会直接和这种家伙打交道,肯定是一句话吩咐下来,下面的人又怎么会知道他是谁。

    再加上陈帆看见眼前的家伙眼睛左右晃来晃去,感到非常厌恶,他随手把钱丢过去,心里却想着等回来,一定要告诉蔷薇,提高一下下面人的素质,像这种搞黄牛的家伙,一律摒弃。

    带着墨镜的家伙很快回来,手里多了一张票,把身份证还给陈帆,而后麻溜的离开,又去在人群中左右寻找要票的人。

    陈帆摇摇头,拿着票去候车室,同时拿出手机,对刚才拨打的号码发了一条信息,“以后让兄弟们别干这个了,否则,别怪我不留情面。”

    就在陈帆刚走不到一分钟,另外一名穿着西装,踩着皮鞋的男子从候车厅走出来,出现在约定的地方,手里拿着一张票,握着一手机,他四处张望着,没有看见陈帆,低头看了看手机,眉头微微一皱,随即摇了摇头。

    “猴子,过来!”

    那穿着西装的男子手一招,刚才卖票给陈帆的家伙快步走到西装男的面前,点头哈腰,“马哥,您怎么来了?”

    “来给上面的人送张票,”西装男子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看见陈帆的身影,他表情变得复杂,手里的票捏得皱巴巴的,余光处,见旁边站着的家伙目光猥琐,正巴巴的数五张钞票,背上还背着一个像打印机的一样的简易设备,西装男子一巴掌甩在对方脸颊上,“猴子,老子不是警告过你,你可以赚点跑路费,不要卖假票的吗?怎么还在做?”

    “哎哟,马哥,疼,疼,你下手怎么这么重?”带着墨镜的猥琐男捂住被打得火辣的脸,却是没有任何悔改的意思,而是眼睛咕噜噜的转了转,压低声音,“马哥,自打八爷掌权,咱们的日子可不好过,赚点跑路费怎么过日子,再说,我弄的这个出票机,安检的人不仔细看,是查不出来的,马哥,你放兄弟们一马,过几天,给你送点孝敬钱。”

    “猴子,让你的那些人都收手吧,帆哥亲自告诉我的,你要再做,出了事,别怪我没提醒你,还有,八爷不是给兄弟们在码头谋了路子吗?正当生意你不做,你要走邪道。”西装男子眼睛露出精光,话语里带着浓浓的警告。

    一脸猥琐的猴子顿时矮了半截,头缩进脖子里,“马哥,你看我这身板,怎么吃得了码头的苦,再说,我靠脑子吃饭,又有什么影响,你看看,就在刚才,两百块的票,我硬生生的卖出五百块,三百块的利润呐,我一天做百十单,赚的钱,够在码头干半年的了。”

    “好,你要作死,我不管你,总之,我的话,你要传给其他兄弟,像你这样不听的,以后,就别说大家是兄弟,猴子,你好自为之。”西装男子愤愤一甩手,就要离去。

    那猥琐男子却一把拉住他的胳膊,“马哥,我听说八爷最近不在,你干嘛那么死脑筋……干嘛和钱过不去?等再过一个月呀,生意会更好!”

    “滚开!”西装男子眼里浮现出怒意,“你懂个屁,过去我们在柳家管理下过的什么日子,你难道忘了?被拨盘得什么也没有,如今我有正当生意做,总算活出点人样,没想到八爷的宅心仁厚,却养出你这样的白眼狼,老子告诉你,这张票,是我亲自排队给帆哥买的,你要赚钱,就得这样踏踏实实的,要是你继续卖假票,不用等我收拾你,你就要进局子里吃牢饭了!”

    (本章完)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