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玄幻小说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812章 伪善的和尚
    “看来你知道的挺多。”陈帆说道。

    “赛老神仙的弟子,竟然与人神共愤的邪恶巫医在一起,这事要是传出去,只怕他老人家的名声,就被你毁了!”

    “少来这一套,我是我,赛华佗是赛华佗,巫医什么的,和我有卵关系,弘济和尚,我差点被你的人给炸死,我耽误了你追巫山圣女,算起来是你欠我一笔,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不知道,我和她,也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有一点,你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比如,寒云寺的和尚以她的名义卖合欢散,借她的神医之名圈钱,难道你会不知道?”

    “什么??”弘济听见陈帆的话,不由地一怔,“你说的,可是真的?”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我来的时候,你不是也想要我八万骗抽签吗?”陈帆见弘济表情茫然,他实在有些不敢相信对方会一无所知。

    “老衲八万骗你抽签,自然是想要救你一命,谁知你抽到了天人签,一切都是天意,佛家讲因果,我自然只能遵守,至于门中人骗香油钱……我想……是守香的无尘骗了我,师兄昏迷,需要很多药钱,我让他想办法……没想到他竟然……”弘济露出尴尬之色,气氛陷入短暂的沉默。

    “带我去见见昏迷的弘法大师吧。”

    陈帆打破沉默说道。

    “这……也好,你是赛华佗的弟子,或许真有办法治好师兄,若是早知道你是赛华佗的弟子,又何必让那么多人白白地枉死,阿弥陀佛,如果陈神医能够治好我师兄,寒云寺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弘济和尚走在前面给陈帆带路,一路穿过寺庙的后院,往东面走去,来到一间幽静的禅房门口。

    “请!”

    弘济和尚打开禅房门,简洁的房间里,一名苍老而枯瘦的和尚躺在木板床上,昏迷不醒。

    在昏迷的老和尚旁边,有两名小和尚在一旁伺候着,见弘济进来,两人行了一礼,恭敬地退出去,守在外面。

    陈帆并不急于替老和尚看病,而是打量着这间简洁的禅房。

    若是一般人,自然会看不出这间禅房简洁中的不平凡之处,但很多东西,却是瞒不过陈帆,首先是老和尚躺着的木板床,它不是一般的硬木,也不是名贵的梨花木和红木,而是由一种叫红杉的木头整块切割而成,这种木头有一个很少人知道的优点,它能够散发出令人心静的特殊气味,同时还能够避虫防潮。

    寒云寺处在水库山巅,湿气和寒露都很重,除了木板之外,这间禅房的铺垫的木板也是交叉铺垫三层,冬暖夏凉。

    当然,这些细节之处,都是需要一双慧眼来发现,陈帆的关注点不仅仅是禅房平凡中的不平凡,而是,他进入禅房之后,感觉到空气中充斥着浓郁的灵气,呼吸一口,就让他浑身舒畅无比,蕴气术自动运转,经脉尚未完全修复的隐疾,竟然在须臾之间就好了七七八八。

    “这房间有古怪。”

    陈帆暗暗想道,他目光逡巡一周,想要找到房屋的古怪之处。

    但就在这时,弘济搬来一个椅子,对陈帆做一个手势,“陈神医,有劳了,麻烦帮我师兄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已经昏迷了很久了……在这样下去,恐怕……”

    “嗯。”

    陈帆不咸不淡地点头,今天发生的事,让他对寒云寺的感官和印象极差,诚心救人这种事,是肯定不存在的,他又不是一个圣人,自认为做不到别人要把他灭口,他还照着对方的去做。

    他之所以来看昏迷的老和尚,就是想要解开心里的谜团,洛伊莎的冷面刀锋,给了他极大的震撼,她以飞刀杀和尚的时候,没有任何留情,但是,她明明可以利用鬼魅的医道灭掉寒云寺,她却没这么做,说明她并不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

    陈帆隐隐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陈帆将目光移向躺在床上的枯瘦老和尚,只见弘法和尚面色平静,无喜无悲,虽然因为消瘦而颧骨微高,但他整个人看上去,却给人一种高深莫测之感。

    要不是陈帆感觉到他还有温度,几乎会下意识地认为,这个老和尚已经去了极乐世界。

    一旁的弘济见陈帆坐下来之后,并没有把脉,更没有像其他中医那样检查舌,眼,耳,鼻,不由地眉头一皱,其实他不是没有请西医来看过,而是那些西医来,都说病人成了植物人,活不了多久了。

    在这样的情形下,弘济几乎已经不抱希望,原本,他对陈帆还有一点点希冀,因为他身上贴着赛华佗弟子的标签。

    可现在弘济发现,陈帆压根没有任何医治的前奏。

    “陈神医……”

    弘济虽然是一个和尚,却在此时露出焦躁之色,许多话,他无法说,也无法问,只能在一旁念叨。

    “嗯。”

    陈帆再一次点点头,却依旧不把脉。

    “大耳和尚,你能出去吗?”

    “这……”

    弘济露出犹豫之色。

    “怎么?不放心我?”陈帆冷冷一笑,“你们天天念经,连最简单的做人道理都不懂了吗?”

    “好,我这就出去。”弘济不得已站起来,他向外走了几步,回头道,“陈施主,有什么需要的地方,请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就在门外守着。”

    “嗯。”

    陈帆挥挥手,大耳和尚的言外之意很明显,昏迷的老和尚要是出了事,他恐怕也会像洛伊莎那样被讨伐。

    “出家人慈悲为怀?呵呵。”

    陈帆微微摇头,他看一眼合上的门扉,重新走到木板床边。

    “走火入魔?真是一个可笑的理由。”

    陈帆深吸一口气,手一挥,将平躺的老和尚弄盘坐起来,他伸手把了把对方的脉,果然是气若游丝,仿佛随时都会消弥一样。

    但陈帆却表情严肃,对昏迷中的老和尚说道:“虽然不知道你练的是什么功法,需要龟息,但我能感觉到,你只差一点点就能突破,既然如此,就让我帮你一把吧。”

    陈帆手中紫芒涌动,几根银针排列在旁边的桌子上,他并没有立即施针,而是绕到和尚的身后,手贴放在木板之上,他用手一抠,木板咔咔一声,一个特殊的方孔出现!

    这个方孔的下方,深不见底,但却有氤氲之气从里面冒出来,甚至隐隐能听见风啸的声音。

    木板床的下方,竟然是一口古老的井!

    (本章完)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