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玄幻小说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1020章 诛佛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陈帆也不由地一愣,他原本只是想像刚才那般,催动太素灵经的真气形成太极防御护罩,可没想到,真气显现的太极图案,竟然变成了封印图,将对方的招式给封印了!

    “怎么可能!”

    普伦大明王的声音充满难以置信,随即,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疯狂,看陈帆的眼睛泛着异样的光彩。

    “明白了,贫僧明白了,连赛华佗都无法窥得的玄门无上的内经,竟然被你所传承,哈哈哈,待贫僧将你抓去大音寺,交由大主持,到时候功德无量,贫僧便能身位立四大尊者之一!”普伦大明王声音骤然变得洪亮,原本逐渐黯淡的金光重新变得明亮。

    他双手合十,一阵晦涩的梵音从他嘴里吐出。

    “吶-嘛-咪-哞-吽”

    陈帆只觉大脑一阵眩晕,神海中仿佛有无数喜怒哀乐神态不一的佛陀晃动,让他一身实力无法发挥出半点来。

    同时,一股莫名的杀意笼罩着陈帆,童年的噩梦,再一次地出现,他变成了襁褓中的婴儿,带血的女人,在不断的逃跑,无数穿着绯色的番僧,笑得很邪性!

    “杀!!”

    无尽的戾气从陈帆身上散发出来,他的眼睛变得血红一片,他挥动着拳头,凭空打出去,十几米外,一块石头被瞬间轰碎!

    念经的普伦和尚眼皮一跳,显然被陈帆的力量所震惊。

    “吶-嘛-咪-哞-吽”

    听似不同,却又繁复的梵音在陈帆脑海中回荡,普伦和尚念得越来越急。

    若是陈帆能开启透视眼,便会发现普伦和尚发音的音波当中,夹杂着特殊的真气,普伦和尚皮肉上渡的金铜色正逐渐地恢复原状,显然他催动的,是某一门消耗极大的佛门秘术。

    “啊啊!杀!”

    陈帆又是一掌拍出,真气却变成了紫色,巨大的手掌从普伦和尚肩膀擦过,打在冰面上,冰面咔咔咔作响,龟裂成蜘蛛网,威力比刚才更大!

    普伦和尚看似庄严肃穆,却在陈帆打出这一掌之后,眼中贪婪之色越加强。

    不过他身上的气息,正在急速地衰弱下去。

    普伦和尚右手呈现拈花之状,被陈帆削去经铃的经筒出现,在空中旋转着,仿佛有无数僧人诵读经书一般。

    身处杀意中,陈帆的血瞳当中全是追杀抱着襁褓母亲的仇敌。

    就在他灵台快要被杀意侵占时,那梵音却莫名入耳,似破旧白云寺木门上悬挂的经铃铛。

    “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

    “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

    恍惚中,梵音隐隐约约,陈帆不由自主地念起了当初白云寺主持宝善和尚赠给他的一书金刚经经文来。

    灵台逐渐变得清明,意识逐渐回归,陈帆眼中的血色逐渐消失,普伦和尚念的神秘经文,再也对陈帆起不了任何作用。

    血色退去,他的眸中意外地出现淡金色,那挂在树上的两面经幡依旧在散发出浩瀚的佛道气息,阻隔了外界的灵气。

    但就在此时,陈帆却感觉到,那两面经幡,就似是自己可以操控一般,他轻轻伸出手,那两篇繁复的经幡被风一吹,飘落到陈帆的手心。

    梵音戛然而止,普伦和尚瞪大眼睛看向陈帆,面前的经筒掉落在地上,加持在他身上的金光骤然消失。

    “佛怎会庇你??”

    普伦和尚的面容骤然变得狰狞。

    而陈帆并没有回答,而是将手一伸。

    插在石壁中的日月神刀,如有感召一般,发出银色,骄阳般的气息。

    嗡!

    两声清啸!

    “刀来!!”

    日月神刀回到陈帆手中,他身影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原地,只带起数朵雪花。

    “贫僧岂会败给你!”

    普伦和尚右手呈现拈花状,正欲施展某种秘术,可鲜血却毫无征兆地从他五指上溢出,只剩下五截白骨!

    “怎会!”

    一道银光从普伦和尚的眉心中间溢出来,鲜血在地面形成一弯血月,普伦和尚嚯的一声,眼里犹自充满难以置信。

    但是,已经晚了,他的身体夹裹着破了无数洞的袈裟,掉下万丈悬崖。

    雪峰山上,两面经幡依旧在随风飘动,只是不见了僧人。

    陈帆的手依旧保持着劈砍的动作,他的手臂,有一道赤色的经脉一直延伸道心脏处,睥睨的气息随着番僧掉入悬崖迅速衰落。

    陈帆没想到太炎内经当中记载的燃血秘术,提升会这么大。

    不过伴随而来的副作用,更大,他一身的灵气所剩无几,一股空乏之感袭来,他勉强稳住身体,摸出一个药瓶,接连往嘴里倒了十几颗固元丹。

    默默运转太玄灵经,数个小周天之后,陈帆的气息稳定下来,但若细细看去,他的面色依旧有些泛白,和番僧一翻大战,对他消耗极大,要不是最后动用了太炎内经当中可以短暂增强实力的秘术,陈帆不知道还得和对方周旋多久。

    不过,总算是赢了。

    陈帆的目光扫在掉落的五根手指上,没有储物戒指之类的东西,陈帆走到悬崖边,看了看无底洞一般的深渊,微微有些后悔,这个万恶的番僧,身上说不定有许多秘密呢。

    风雪掩盖了血渍,陈帆起身准备下山,脚却踩在掉落在地上的经筒上,陈帆神识一动,将经筒抓起来,对着月光细细看了几眼,陈帆的手心忽然泛起一阵紫光,经筒上的一层金光逐渐黯淡,最后灵气涌动,经筒中有数样东西掉落出来。

    数本厚薄不一的经书,三面经幡,数串佛珠,几瓶丹药,还有一些日常所用的物品等等。

    番僧的家当,比陈帆想象的要少得多,陈帆拿起一本经书,翻看一眼,不由地一阵无语,好巧不巧的,这一本经书,竟然是密宗的一些男女双-修禅道,里面的图案甚至上了颜色,栩栩如生,比从金银二老那里得到的那两本邪书姿势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甚至在配图旁边,写下了对应的呼吸法门。

    陈帆本来想随手毁掉,可想了想,他又不是正人君子,更不是身披袈裟的伪善和尚,看看又会怎的。

    “带回去研究研究。”

    陈帆也不细细翻看剩余的经书,将一些有用的东西移到自己的戒指内,其余的东西,则随风丢进深渊当中。

    整理完物品,陈帆又将周围打斗过的痕迹抹除干净,想必再下两场雪,这里的一切,都会归于白雪苍茫茫。

    谁也不会知道,这里曾死了一位大音寺的番僧!

    (本章完)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