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玄幻小说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1196章 神秘五老之一
    “哦?”南宫尘停下脚步,转身打量着陈帆,目光深邃,凝视陈帆几秒,“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在这半个月之内,没有任何人会打扰你,不过,你要是半个月之后,对老夫没有一个很好的交代,那后果,你恐怕承受不起,现在,你还想参悟这副万剑图吗?”

    “南宫先生说笑了,小子对医道一途略有研究,对剑道,却是一窍不通的,我只是想要留在这里,希望能查找到蛛丝马迹。”陈帆一脸的谦虚。

    南宫尘深吸一口气,话语变淡一些,“好吧,半个月,老夫的耐性只有半个月。”

    说完,南宫尘走出到阁门边缘,他指了指一个凹槽的地方,“我会命人给你送饭菜来,你可不要让老夫失望。”

    轰隆一声,厚重的门缓缓放下,南宫尘消失在山洞之中。

    陈帆盯着那厚重的石门,深吸一口气,眼中露出一抹狂热,可他强行捏着自己的拳头,控制住心里的兴奋,在山洞内徘徊走动起来,似乎在寻找检查什么。

    南宫尘走到石楼外,四名剑士似影子一样出现在南宫尘的身边,朝南宫尘拱手。

    南宫尘微微点头,“这半个月,寸步不离此地。”

    “是。”

    四名剑士整齐回答完,随又隐没在黑暗当中。

    南宫尘站在原地一会,回头凝视一眼石楼,手一翻,手上多了一个像八卦镜一样的镜子,他挥手一打,镜子泛起一阵光亮,镜子里逐渐映射出石楼里面的情况,陈帆的动作被看得清清楚楚。

    南宫尘观望了一会,手上的镜子影像逐渐淡去,他摇摇头,喃喃自语道:“是我多想了吗?竟产生了这小子能悟透剑图的错觉。”

    南宫尘心事重重,他回到房间,取出一个精致的瓶子,一枚服过的清心丹竟然被他吐了出来。

    “阿婆。”

    执行家法的老妪从阴影里走出来,她一句话都没说,拿起南宫尘递过来的瓶子,放在充满皲纹的嘴边闻了闻,又倒出来仔细打量着。

    南宫尘靠在椅子上,手上取出另外一个瓶子,从里面倒出一粒丹药,赫然和陈帆给的那一枚清心丹一样,唯一的不同在于,清心丹上的纹路,很浅,几乎看不见。

    “药没问题,药力很纯。”老妪张开皱纹的嘴,声音像数九的寒鸦一样,沙哑,低沉,“浪费了。”

    “谁都不能轻易相信啊。”南宫尘揉了揉额头,“毕竟是赛华佗的弟子,擅长治病,也擅长用毒,当初,我没有答应赛华佗的要求,人心难测啊。”

    “一枚令牌而已,适时的时候,给了也没什么,并不代表我们南宫家的立场和态度,况且,就算集齐了十枚令牌,玄门灭都灭了,不可能再有开山之日的。”老妪说话中气不足,说几句就喘得不行,连忙坐下来休息,与之前挥舞皮鞭打南宫单和南宫双时的硬朗截然不同。

    南宫尘似乎习惯了老妪的动作,只是对表现的老妪异常尊敬,“阿婆,您身为五老之一,玄门想要重开,不过是您一句话的事。”

    “并非如此,若我一句话就能解决,当年赛华佗给你治病时,我就答应了。”老妪叹息一声,目光变得浑浊无比,仿佛随时都会睡去。

    “阿婆,到底为什么?连您也……说话不管用吗?”南宫尘一脸疑惑。

    “尘儿,你身为一家之主,有些事,该知道的,我自会告诉你,不该知道的,你最好别知道,玄门当年被灭,符合众隐门的利益,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你身上的隐患解除,最近我夜观星象,开山门的日期恐怕会提前,若那时你还不能恢复实力,那对南宫家是极其不利的。”老妪说完,竟是昏昏的睡着了。

    南宫尘给老妪盖上一件狐皮大氅,默默走出房间。

    南宫尘刚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就见南宫红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站得笔直,她的脸色有些孤冷,“父亲,你竟然用女儿最好的姐妹们当筹码!!堂堂南宫世家,也需要用这种小人手段吗?”

    南宫尘一脸冷峻,看一眼南宫红,态度漠然,“这就是你对父亲说话的态度?”

    南宫红面色变了变,脸上的怒火压制下去,她朝南宫尘行了一礼,“父亲,刚才我说话的态度不对。”

    “这可不是平时的你。”南宫尘脸上情绪莫名,“你平时的冷傲呢,对这个家的疏远呢,现在,你竟为了五个世俗中的女人上门质问?亦或是,因为姓陈的那小子?”

    “都有。”南宫红站着,没有丝毫低头,目光清澈,“五姐妹是我这一生中最为重要的朋友,至于陈帆,他拥有诡秘的医术,更治好了你的儿子,我们应该感激他,而不是用这种方式!”

    “所以呢?大晚上的,你跑到这里来质问你的父亲?这就是你的态度?”南宫尘冷哼一声,拂袖往里走去,“我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过问这件事,安安静静的等待结果,他若是有诡秘的医术,我自会奉若上宾,他若是浪得虚名,就凭他利用南宫家对付苍云观这件事,我就饶不了他。”

    嘭的一声,门被关上。

    南宫红的贝齿紧咬着,她朝石楼的方向走去,可还没靠近,就被一道黑影拦住。

    “红小姐,请止步。”

    “父亲竟然派你们守在这里!”

    南宫红眼睛瞪大,不满的情绪越加明显。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红小姐,不要为难我们,这十五天之内,没有家主的命令,谁都不能靠近一步。”黑影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你们囚禁他?!”

    “没有,十五天之后,他就会出来。”

    黑影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南宫红不甘地转身,然后取出一瓶酒,“送饭的时间,一起给他。”

    ……

    封闭的石楼内,陈帆盘坐在垫子之上,他刚才检查了一遍周围,发现一处可以从外面送东西进来的精巧机关,在墙壁上,还刻着某些隐秘的符文,应该是某种特殊的监视阵法。

    陈帆抬头看一眼那如星辰一样的万剑图,深吸一口气,手上多了一块材质特殊的帕子,他手指一动,指尖有金色的真气游走,很快在帕子上写下数十个特殊的符篆。

    陈帆嘴里念念有词,篆刻在帕子上的符篆瞬间活了过来,化作一个个金灿灿的大字,朝着墙壁上的符文而去。

    墙壁上的符文闪烁几下之后,恢复了平静。

    陈帆若有所思,手指一掐,一个湛蓝色的水镜形成,这是碧水诀中的一个辅助技能,陈帆朝水镜注入一道道灵气,随后,他将自己枯坐的动作映射在水镜当中。

    最后,水镜凭空放大,形成一个湛蓝的壁障,隐没消失不见。

    做完这一切,陈帆才点点头,眼中露出一抹火热之色来,他身体一倒,仰视着上方的万剑图!

    (本章完)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