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玄幻小说 > 透视村医在花都 > 第1443章 应该找个婆娘了
    当禁制散去,门外却传来赛华佗的脚步声,他走进来,打量了陈帆几眼,“为师白来了。”

    陈帆撤去了气势,挠了挠头,憨厚道:“原来师父早就知道了,嘿嘿,他也太小瞧师父的能耐了。”

    赛华佗也不端架子,而是拍着油腻腻的肚子,说道:“玄门如今比不得从前,有一位掌门级别的人当守山人也是极好的,不过,此人终究有不臣之心,你要小心提防。”

    “是,师父。”

    赛华佗显然是极为相信陈帆,点到即止,话题一转,“对了,你的那几位红颜知己都已下山,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陈帆想了想,说道:“我先回京城一趟,之后打算去一趟川蜀,我答应过天机老人,有些事,得和他的后人交代一下,之后,我会去找苏浅浅,短时间之内,恐怕不回玄门了。”

    “也好,你是有主见的人,为师也没什么多说的,不过最近世俗中混杂了不少修行者,你要小心一些。”

    赛华佗叮嘱完,似又想到什么,一脸严肃道:“小帆,这一次灵气复苏,时间持续得也太久了一些,不大正常,而且最近有异界修士破空而来,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我怀疑和当年那位在宝山降临的大能之士有关。”

    “你是说,我在荒古冢用意识复苏的那一位?”

    陈帆兀然一惊。

    赛华佗感慨道:“不错,当年玄门真人从宝山得到的是六壬令,后来被人追杀过,六壬令传到我师父一代,也恰好是灵气复苏,同样被人追杀,你虽然为玄门五十三代掌门,实际上则是以道门的历代辈分算的,毕竟玄门只是当年玄门的一个分支,从玄门真人到我这一辈,虽然只有几百年的时间,可期间换了十几任掌门,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陈帆猛的一个激灵,“莫非,他们都是……被人追杀致死?”

    “是的,其中几人掌门,执掌不到数月,便死于非命,要知道,历代掌门,都是元婴期修士,若非如此,大音寺等门派又怎么敢打上门来,后来不得已,才将六壬令分给六名长老保管,现在六壬令在你身上,所以,你现在很危险,六壬令虽然能沟通天地灵气,充盈自己,但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暴露。”

    “弟子记住了。”

    陈帆行了一礼。

    又和赛华佗说了一些琐碎的事。

    陈帆便下山去了。

    这一次,陈帆没有乘车,也没有到最近的城市去坐飞机。

    而是直接御空飞行,如今以他的速度,从昆仑山到京城,也不过是半天的功夫而已。

    傍晚时分,陈帆在离京几十公里外落地,低调的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陈家。

    他离家已经几个月,老太爷陈权山见到陈帆,自然是欣喜不已,他下乡养病数月,如今身体已经康复,因为陈帆有给老爷子留下一些延年益寿的药,老太爷身体还算硬朗。

    而陈帆的父亲陈永盛,他的岳父苏岳,则仅仅是和陈帆吃了一顿饭,就忙于奔波去了,如今的陈氏集团,比起当初的巅峰时期,壮大了数十倍不止。

    至于几位长辈问及的一些事,陈帆大多数都隐瞒了,甚至连苏浅浅消失的事,陈帆也瞒着苏岳。

    随着陈帆的境界提升,陈帆的眼界就不一样,不再和一年前那般,他感慨的同时,却也不得不承认。

    如今的俗世当中,金钱对他而言,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了。

    要知道,他这半年,光从大音寺搜刮来的金钱,就不下数十亿。

    想到赛华佗在他下山时的忠告,陈帆并没有在家停留几天,留下了一些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丹药给老太爷,让他在必要的时候拿出来用。

    其实以陈帆如今的医术和地位,强行让陈家的一些人提升自我也不是不可能。

    可陈帆明白,每个人的路不一样,他也并没有留下太贵重的丹药。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在家里待了几天后,陈帆回到了玄机阁,这个属于他真正自己创建的地方,也是玄门如今在俗世中的一个主要经营点。

    “帆哥……老八的媳妇生了,生了个大胖小子。”

    沈羽给陈帆倒一杯酒,一脸的羡慕。

    作为早期从苏城跟来的两个铁腕兄弟,张达虽然进了特情局,可陈帆与沈羽张达的关系,没有改变。

    如今沈羽主要经营玄机阁,人也越加活得滋润,只是或许太忙碌的缘故,他的修为反倒没什么大的提升,陈帆给他留了数颗筑基丹,数月前就筑基成功,可如今依旧在筑基初期的境界。

    就连当初从苏城来的二十人,也有数人筑基成功,修为比沈羽还高了。

    如今的玄机阁,主要由沈羽负责俗事,而贩卖丹药等,则是由从玄门归来精通药理的胡香儿管理。

    “帆哥,你不知道,老八现在可牛了。”

    沈羽喝得有些高,面色微醉,他还是没改掉抽烟的习惯,不好不坏的兰州在他嘴里吞云吐雾。

    其实以他如今的地位,可以抽更好的烟,甚至可以购买一个烟厂了。

    “怎么牛了?人家娶了翠花嫂子,如今都开花结果了,老七,你还光棍一个,是不是那里不行啊,要不要我给你看看?”

    “我没问题……”沈羽鳖红着脸,连连摇头,几秒后,他神神秘秘,“老八那里和驴的一样大……你会那种手术吗……增长,增大的……”

    “噗。”

    陈帆一口酒喷出来,盯着巴巴的沈羽,目光下移,调侃道:“啧,金针菇啊……怪不得……你自卑啊……”

    “帆哥!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

    沈羽怒了!

    “咳……手术我不会,不过,我知道一门密宗的秘术,送给你了。”陈帆丢给沈羽一本小人书。

    沈羽如获至宝,藏在心口,摸了又摸,陈帆不由觉得好笑。

    沈羽心里痒痒,琢磨着小人书的事,没了喝酒的心思,“帆哥,我一会去一趟苏城,见见老八,顺便看看他家的胖大小子。”

    陈帆闻言,从戒指里取出一瓶丹药,想了想,又取出一张符纸,注入一道蕴含着生命能量的灵力,制作成一个平安符,递给沈羽,“送给老八儿子的,这药用来泡澡,强身健体,百病不生。”

    “得……我也应该找个婆娘,生个儿子了,要不然便宜都没得占。”

    沈羽起身,去了苏城。

    陈帆送走沈羽,和胡香儿一起处理玄机阁的琐事,期间胡香儿换了一件貂裘带尾巴的裹衣,前-凸-后-翘,心思撩-骚,陈帆自然也不客气,让胡香儿做了一道叫做‘鲍鱼吞日’的好菜,美美的品尝了一翻。

    身心放松后,陈帆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研究起古剑门的丹书铁卷剑心诀。

    (本章完)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