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玄幻小说 > 法家高徒 >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孔丘诛少正卯
    “没想到!“

    ”司徒刑这次竟然,又搞出来一个大动静!“

    ”乾为天,君子当自强不息!“

    ”君子如龙!“

    “这!”

    “这!”

    就算乾帝盘早就有心理准备,还是被司徒邢的举动惊到。眼睛不停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惊诧之色。

    “这!”

    不仅乾帝盘被惊到,李德福也好似木雕一般站在那里,半晌没有反应。

    人人如龙!

    这可真不是一般人敢说的话语。

    要知道!

    自古以来,龙一直以来,都是皇族的象征。

    司徒刑这样做,受损伤最大的还是皇族。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用眼睛余光扫描。

    正如他想象的那般!

    乾帝盘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目光中更蕴含了无穷的怒火,就像是一个压抑已久的火山!

    不一定时候,就会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陛下!”

    “息怒!”

    “龙体要紧!”

    见乾帝盘嘴唇紧咬,脸色铁青,目光中,更有说不出的凶色。李德福不敢等闲处之,急忙上前,不停的细声安慰。

    “反了!”

    “反了!”

    “真是反了!”

    “他司徒刑真是好大的狗胆!“

    ”人人如龙!“

    ”这明显是不将朕,不将皇家放在眼里!“

    ”亏朕还想要将楚凤公主下嫁于他!“

    。。。

    乾帝盘不停喘着粗气,好似一头被激怒的公牛,恨不得,立即将司徒刑镇压。

    看着明显已经动了肝火的乾帝盘。

    李德福不敢上前,更不敢替司徒刑开脱。

    他知道!

    这个时候,替司徒刑开脱,只会适得其反。

    现在最好的办法!

    就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乾帝盘必定是上了年岁,而且已经病入膏肓,等他怒气发泄之后,自然会归于平静。

    不过!

    这次!

    他显然是想错了!

    乾帝盘是上了年纪,而且还是病重,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事情,他都会睁一眼闭一只眼。

    甚至是乐得糊涂!

    但是!

    司徒刑这件事却是不同!

    人人如龙!

    这是要断杨家的根基,他就算身体在不爽,也不会熟视无睹!

    想到这里!

    乾帝盘不由挣扎起身,并且用异常严肃的声音吩咐道:

    “取朕的裂天战戟来!”

    “朕要亲自惩处叛逆!”

    听着乾帝盘的命令,李德福不由的愣在当场,眼神中更是流露出惊恐之色!

    裂天战戟!

    裂天战戟是乾帝盘早年征战天下的兵器。

    本就不凡!

    是由天外陨铁打造。

    经过数十年的温养,又融合了数个法则,早就超凡!

    最后,更是和大乾法网融为一体!

    成为一个八阶法器!

    比造化之舟等,仅仅低了一个等级!

    。。。

    这个裂天战戟,等级虽然不足九阶。

    但是因为法网的关系,可以瞬息出现在九十九州的任何一个角落!

    论战力!

    论威胁!

    丝毫不亚于九阶神器!

    不过因为每次动用,消耗都是巨大!

    所以,乾帝盘登基以来,很少用到。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直卧病在床的乾帝盘,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这!”

    “这!”

    听着乾帝盘的要求,李德福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为难。

    “怎么?”

    “朕现在还没有退位!”

    “说话就没有人听了么?”

    看着乾帝盘那好似虎豹,充满冰冷的目光,李德福不敢迟疑,急忙跪倒在地,不停的哀求。

    “陛下!”

    “冤枉奴才了!”

    “只是这个裂天战绩消耗巨大!”

    “陛下现在身体又是。。。。”

    “哼!”

    见李德福顾虑自己的身体,乾帝盘的目光才有了一丝暖意,不过,他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回暖,反而用更加冷酷的声音说道:

    “朕的身体,朕自己知道!”

    “这个孽障!”

    “竟然敢动摇我大乾根基,说什么也留她不得!”

    “不要聒噪!”

    “赶紧去取裂天战戟!”

    见乾帝盘语气坚决,目光中透着不容抗拒的威严,李德福心中就算在不愿意,也只能起身。向内库走去!

    只能在心中暗暗的祈祷!

    希望,司徒刑别折损在裂天战戟之下!

    就在乾帝盘做出处置之时,在潜邸之中,独揽大权的诚郡王也得到了消息!

    不过!

    和以前的习惯唱反调不同!

    这次他却沉默了!

    不仅没有出面阻拦,反而命令自己的人,暗中相助。

    做出这些安排之后,诚郡王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最后,更是自己独自一人,来到潜邸后面的小院。

    一身粗布衣,看起来,有几分隐士之风的魏先生,正站在湖边,不停的临摹!

    在他的前方,则是一个还没有完成的画作!

    看其构架,是整个潜邸的风光,但是如果仔细观察,又会发现有着淡淡的不同。

    但究竟是哪里,不同,一时间,又说不清楚。

    “你来了!”

    对于诚郡王的拜访,魏先生并不感觉意外,反而有些兴意阑珊的说道。

    ”孤王前来,是有事情,想要请教先生!“

    ”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看着意兴阑珊,好似不将荣华富贵放在眼里的魏先生,诚郡王多少有些无奈。

    他能够掌控手下,在朝堂上更是能够呼风唤雨,那是因为别人的贪婪!

    只要他们有欲望,就要被自己所掌控!

    但是!

    眼前的魏先生则不然!

    他这人对于物质方面,追求并不是太多。

    也正是因为这般,他反而是活的最是潇洒的人!

    也是让诚郡王最头疼的人。

    ”郡王这个时候,来到小院!“

    ”可是宫中出了变数?“

    见诚郡王摆出礼贤下士的姿态,魏先生只是轻轻一笑,满脸智珠在握的说道。

    ”魏先生!“

    ”不愧是魏先生!“

    ”正如先生所说!“

    ”的确是宫中出了问题!“

    ”事情是这样的!“

    。。。。

    听着诚郡王的讲述,魏先生的脸色慢慢变得凝重,到最后,更是好似阴沉的天空,仿佛能够滴出水来。

    ”人人如龙!“

    ”真是好大的口气!“

    ”真是好大的气魄!“

    ”仅从这点,洪玄机不如司徒刑远亦!“

    ”如果不是碍于身份!“

    ”老夫真愿意拜在他的门下,跟他学习格物修身的道理!“

    听着魏先生的呢喃。

    诚郡王不由的苦笑连连。

    这位魏先生!

    什么都好!

    就是。。。

    不过!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情,自己才敢将一些事情托付给他。

    ”先生说笑了!“

    ”现在父王,动用裂天战戟!那司徒刑就算是在惊才艳艳,也难免被制裁的下场!“

    ”哎!“

    ”可惜了!“

    魏先生知道裂天战戟的厉害,不无可惜的摇头,脸上更是充满了说不出的惋惜!

    ”不过!“

    ”这对殿下来说!“

    ”却是百利无一害!“

    ”首先!“

    ”这司徒刑虽然没有和霸州九王,灵州刘季等人一般,公开反对朝廷!“

    ”但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朝廷之所以,一直忍耐,是因为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

    ”而且投鼠忌器,担心引起其他人的恐惧,造成官逼民反的局面!“

    听着魏先生的分析,诚郡王不由轻轻的点头。

    司徒刑和朝廷面和心不和,已经许久!

    特别是和他之间,更有仇怨!

    这次朝廷想招,司徒刑以各种理由推辞,已经说明了一切。

    如果不是自己刚刚掌握朝廷各方面都还处于动荡阶段,他早就派人讨伐!

    ”其二!“

    ”陛下已经年迈。而且伤及根本,现在不陨落,已经是难得!“

    ”如果他再动用裂天战戟,必定会元气大伤!“

    ”老夫,已经差人问过医家弟子!“

    ”按照陛下的病情推算,他再世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年!“

    ”这次强行击杀司徒刑!“

    ”恐怕他驾崩之日,不会太远!“

    听着魏先生冰冷,不带有任何感情的分析,诚郡王的表情多少有些古怪,眼神中更是有着说不出的缅怀。

    记得年幼之时!

    他印象中的父皇,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强者。

    他的身体是那么的强壮!

    那时候!

    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缠着父皇,让他教自己练武!

    也正是因为如此!

    乾帝盘对他也是格外的宠溺。

    不过真正了解乾帝盘的强大,还是在他十六岁那年!

    十六岁那年,他跟随乾帝盘共同征讨外域。

    乾帝盘手持裂天战戟,深入敌营,横推八百里,根本没有敌手!

    外域有名的强者,死在他的手里的更是不计其数!

    也就是那次!

    他明白了大宗师的强大!

    在当今没有破碎强者的情况下,每一个大宗师,都是无敌的存在。

    也就是那天!

    他将乾帝盘视为自己的偶像。

    每天用近乎苛刻的手段训练自己。。。

    谁能想到!

    当年,那个无敌的巨人!

    现在却被伤病困扰,好似病虎!

    谁又能想到!

    这头病了的老虎,竟然会有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一生。

    想到这里,诚郡王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几分唏嘘,眼睛中更是浮现出几分不忍。

    不过!

    这一丝不忍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剩下的只是,说不出的冰冷!

    “殿下!”

    “自古以来!”

    “想要成大事者,无不如此!”

    “殿下,也不要太过自责!”

    仿佛是感觉到了诚郡王心中的难受,魏先生无不安慰的说道。

    “先生不用担心本王!”

    “先生说的对!”

    “自古以来欲要成大事者,无不如此!”

    “父皇虽然是一代雄主!”

    “但是他毕竟已经老麦!”

    “本王登基,才是最大乾,最好的选择!”

    听着诚郡王自信的话语,魏先生不由轻轻的点头。

    同时眼睛中流露出难言的赞赏。

    只有这样心性的人,才有资格成为枭雄!

    也只有枭雄,才有资格成为天下共主。。。

    “先生的意思,本王明白了!”

    “本王这就去安排!”

    “等父皇宾天之后!”

    “本王,会立即登基!”

    “到时候,还请先生助本王一臂之力!”

    。。。

    诚郡王来的快,去的也快!

    不大一会!

    冷清的院子中,就只剩下了魏先生一人!

    他继续拿起画笔,好似不受影响的作画。但是!

    如果仔细观察!

    不难发现!

    魏先生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眼神更是散乱!

    显然!

    魏先生的心情,并非表面上那么平稳!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魏先生将手中的画笔扔到他处,满脸不满的上前,将已经快完成的画作撕碎。过了半晌,才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老夫的心境,好是不稳!”

    “可惜!”

    “可惜!”

    “乾帝盘陨落!”

    “新皇帝登基!”

    “这个天下,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

    就在内库的人忙碌,抬着裂天战戟,去交泰殿的同时。

    远在霸州的洪玄机心中也有了感应。

    要知道!

    洪玄机的存天理灭人欲,讲的就是纲常!

    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

    。。。

    司徒刑的《易经》讲究的则是众生平等,人人如龙!

    两者一诞生,就处于对立!

    也正是因为如此!

    当司徒邢的思想诞生之时!

    本来面色肃穆,神色中透着古板的洪玄机下意识的抬头,目光中更是多了说不出的厌恶。

    “先生!”

    “可是有什么不妥?”

    见洪玄机脸色微变,霸州九王爷杨桐眼睛不由的微挑,目光中更是充满了说不出的担忧。

    “没事!”

    “只是一个妖孽!”

    “竟然敢鼓吹人人如龙!”

    “说不得!”

    “老夫要学孔圣,诛杀少正卯!”

    见九王爷杨桐目光中充满担忧,洪玄机不由轻轻的摇头,用一种近乎轻蔑的语气说道:

    “人人如龙!”

    “这怎么可能?”

    听着洪玄机的话,九王爷杨桐的脸色顿时大变,整个人更是拍案而起,用一种近乎酷烈的声音说道:

    “放肆!”

    “放肆!”

    “实在是放肆!”

    “究竟是哪个混账,竟然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

    霸州九王爷杨桐的反应虽然激烈,但是并没有超出洪玄机的预料。

    要知道!

    霸州九王爷杨桐,虽然独占一州之地,并且,明确的竖起了反旗。

    但是他毕竟出身皇族,生来就是天潢贵胄!

    怎么可能容忍人人如龙这种观点出现!

    所以!

    他有这么过激的反应,也属于正常。

    与此同时!

    在大乾各地,不少功勋,贵族,都好似被人刨了祖坟一般,愤怒起身,不停的口诛笔伐.

    恨不得将司徒刑当场诛杀!

    也有人,想要效仿孔丘当年,言诛少正卯!

    。。。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