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今年过节不收礼
    不多时,路上响起了极其轻微的脚步声,老大运功仔细倾听,轻轻道:“五个人......”

    师兄弟们都点了点头。人虽然比预计的要多,但大家都毫不慌张,在他们的四象合击阵中,一个人和五个人,其实关系并不是很大,何况老师也在,优势依然明显。

    随着脚步声的越来越近,路上跑过来一群人,正好五个,这群人来到近前之后,师兄弟等人眯着眼睛开始辨认,准备找出里面的赵致然。可看来看去,这群人里面却没有目标,师兄弟们目光又投到了这群人的身后。

    却见这五人来到茶摊边停下,当头的一个笑呵呵的冲着顾老头打招呼:“老前辈怎么在这儿呢?真是巧啊,哈哈......”

    顾老头嘿嘿道:“小莫、孤羽、雨航、小黄、小谢,你们这是去哪里?老夫向晚无事出来走走,正好跟这个茶摊子歇会儿脚......”这帮人正是顾老头平日经常厮混的彩民圈。

    莫不平爽朗一笑:“正好,我们也一起歇歇脚......”

    顾老头一边瞟向他们身后,一边道:“你们有事就去忙......”

    众人都道:“不忙,不忙,正好有事要跟老前辈一起商议。”

    莫不平坐下,冲正在烧水的二师兄喊道:“打五碗茶来!”

    二师兄回应:“客官,收摊了!”

    赵孤羽瞪眼道:“怕付不起你茶钱?”在桌上拍出十多个铜子,看了看路对过乞讨的老四,弹出两个铜子,准确的落入碗中,发出叮咚两声脆响。

    这怎么办?师兄弟四人大急,眼望顾老头。顾老头无奈,向莫不平、赵孤羽招呼道:“这茶太过粗鄙,咱们换个地方,老夫做东......”

    莫不平拽着他的袖子,将他扯回来坐下:“别忙,老前辈,咱们也没工夫喝茶了,先说个事儿。之前就想知会老前辈一起的,但一直没有老前辈的飞符联络方式......”

    赵孤羽插话道:“老前辈,您不是一直说飞符太贵,用不起么?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君山开始发卖新款飞符了,您猜多少银子?”

    顾老头沉不住气了:“呵呵......走,咱们去游湖,湖上再详谈......”

    赵孤羽嘿嘿着伸出一根手指:“一两!想不到吧,老前辈,过去飞符五两银子才能炼制一张,如今用不着炼制了,直接去买,一两银子一张!当然,只能发信,不能载物。还有一种是可以载物的,却要二两银子,但比过去也强上不知多少!这个消息还没公布出去,准备登载在下一期的君山笔记上,您老手里的飞符该用就用,别舍不得了,这是我今天刚得的小道消息,我有个远亲,是宗圣馆......”

    旁边的小黄、小谢、小周三人拉住他:“行了说正事。”

    莫不平从袖口中扯出一个锦缎卷轴,扔在桌上,向顾老头道:“老前辈,刚才我们几个被彭总裁招去了紫金山,联字被人家退还了。”

    顾老头一怔,伸手将卷轴打开,这不正是自己倡议送出去的锦联吗?

    就听莫不平解释道:“彭总裁说了,赵道长的意思是,好意他就心领了,但修行球大赛能够举办好,修行球彩票能够发行好,能够积攒慈善彩金为大明百姓做事,这是咱们彩民的功劳,要写感谢锦联也应该是香炉轩组委会向广大彩民写,而不应该弄反了,所以这锦联不敢收,只能退回。”

    莫不平又取出一封金光灿灿的感谢信,道:“赵方丈还说,金页书信太贵重了,我等彩民生活不易,他同样愧不敢当,这感谢信是老前辈掏的,还是物归原主吧。”

    赵孤羽在旁赞叹:“赵方丈的原话是:今年过节不收礼!当然,这是一句玩笑话,如今也没什么节日要过,但却充分说明了赵方丈一贯的两袖清风,一贯的高风亮节,不愧是我们姓赵的本家啊!”

    莫不平道:“的确高风亮节。我们几个当时又问彭总裁,如何才能向赵方丈、向黎院使表示感激,莫总裁悄悄出了个点子,明天就是十强赛最后一轮了,咱们可以在比赛的时候拉起横幅,向赵方丈和黎院使问个好就是了。莫总裁说,赵方丈不喜欢华丽的辞藻,只喜欢朴素务实的言语,所以大伙儿这不是抓紧时间赶路,准备让罗家老店把横幅做出来。正巧碰到老前辈,您也给出出主意,咱们写个什么问候词比较好......”

    顾老头盯着眼前被退回来的感谢信,深深吸了一口气,一阵心如刀割的感觉瞬间涌了上来,喃喃道:“好得很......”

    ......

    回到居处之后,师徒五人呆坐屋中,各自沉默不语。直过了半个时辰,老四才打破诡异的宁静,他忍不住心虚道:“不会大师兄说的是真的,这赵方丈真是上天眷顾......”

    这句话原本出自大师兄之口,但他此刻却忽然发了狠:“咱师兄弟什么阵仗没见过?岂能因为这点小小挫折而灰心丧气?什么上天眷顾?就算上天眷顾,这次也非得把他做了!”

    老二、老三都表示赞同,另外找了个解释:“不一定就是什么上天眷顾,或许是姓赵的知道咱们的内情?”

    大师兄斥道:“不要胡说,咱们自家人,怎么可能泄密?别疑神疑鬼的!”斥责完之后,却又转向顾老头,道:“老师,您看是不是上三宫那边出了问题?”

    顾老头没有回答,安静了也不知多少时候,忽然开口了,他没有回答弟子们的疑问,而是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段朝用今日告诉为师,让我们月底前必须把秀庵全部关闭,为师打算把洛阳的秀庵关闭,先给他一个交代。”

    大师兄颓然道:“那些秀女怎么办?”

    师徒五人耗时近三十年,才在全国各地建起十余座秀庵,其中有两处已经被三清阁和东极阁联手捣毁。而在洛阳的秀庵中,有久经训练的秀女十四名,这十四名秀女如果卖到东海诸岛,可以获利三万银子左右,这是一笔巨款,本是他们师徒安身立命的基业之一,废了那么久才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基业,眼看就要烟消云散,谁不心疼?

    顾老头冷笑道:“姓段的让咱们把人都埋了,但他哪里知道咱们培养出一个秀女需要花费多少工夫!等这次把赵致然的事情解决了,你们就去一趟河南,把人转移到双屿岛。事到如今,也不瞒你们,我已经和梧桐道人谈好了,这座岛是咱们师徒的了。上三宫想要过河拆桥,咱们偏不如他们的意,他们不让办秀庵,咱们自己办,他们不让在各省办,咱们就去东海办!”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