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修真小说 > 纯阳武神 > 二百零五章 逐个击破
    牧屿道,“既如此,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吧,听说这五个家伙不好相与。”

    童放冷哼一声,“那得看是在谁面前,在咱们面前,难不成这五个家伙还敢尥蹶子?”

    曹达摆手道,“当务之急,是捉拿许易,能不起额外冲突,自是最好,若是耽搁了时间,让许易这家伙又遁向更深处,到了秘地,那时就凶险了。”

    议罢,四人朝菊花谷行去,到得谷中,杜飞很快找到了五大邪君的洞府门户,对着山壁喊道,“两忘峰杜飞,前来拜会朱兄贤昆仲,还请朱兄贤昆仲开门一见。”

    喊声方落,闪避突然现出一块光华晶屏,朱皇的身影投射在晶屏上,便见他抱拳,道,“见过两忘峰的诸位道友,不知诸位道兄此番前来,有何贵干?”

    杜飞取出一枚如意珠,催开禁制,光影浮现,苍苍白发的许易现了出来,“不知朱兄可见过此人?”

    朱皇眉心一跳,“贤昆仲找此人作甚?”

    杜飞和曹达三人对视一眼,心中落了地。

    晶屏上朱皇窥见几人神色,冷笑道,“朱某兄弟十分敬仰两忘峰道场的威名,也无意于两忘峰为敌,但诸位若是为这个混账,要与我们菊花谷过不去,我们兄弟虽然势单力孤,也绝不会被谁吓死。”

    曹达抱拳道,“道兄误会了,实不相瞒,此獠乃是我两忘峰的罪囚,我等奉师门之命,务必要捉此獠回师门治罪,此獠既已落入贤昆仲之手,还请贤昆仲行个方便,我两忘峰必定牢记贤昆仲的情意。”

    朱皇面色稍霁,“既如此,两忘峰的面子,我们兄弟还是要卖的,不过我等擒拿此獠,十分不易,毁了不少宝贝……”

    朱皇话音未落,曹达道,“这个好说,待我等将此獠擒回师门,向师门禀告贤昆仲之功劳,必有奖赏发下。”

    朱皇摆摆手道,“奖赏什么的,我们不敢奢望,实不相瞒,我们兄弟对两忘峰道场仰慕已久,久闻贵道场已数术入大道,神通无敌,我们兄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见识见识诸位道兄的神通,领略一下两忘峰高徒的风采,小小要求,还请诸位道兄满足。”

    说着,他大手一拍,满面苍白的许易的身影显现在晶屏上,晶屏上的许易颇为痛苦,像是受了什么禁法。

    见得许易本尊,曹达等人心头最后的担心也消失了。

    至于朱皇的奇葩要求,四人传音交流片刻,认为应下来无妨。

    左右不过是一场切磋,总好过谈崩了,再生什么幺蛾子。

    “也罢,还请贤昆仲下场一试。”

    曹达含笑应承道。

    朱皇道,“诸位皆是两忘峰著名高手,我们兄弟不敢托大,便以二战一如何?”

    “如此甚好。”

    曹达不想废话,只想快点结束眼前的磨叽。

    他们四人出自两忘峰,自有自己的骄傲,朱皇以二战一的请求,乃是合理要求。

    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曹达忍不住黑了脸。

    他没想到所谓的二战一,竟然是绵延不绝地二战一。

    朱皇五兄弟,不停变化组合,轮流作战起来。

    一连六七战,曹达四人心中渐渐拱起了火气。

    本来,这场战斗的定位就是双方的交流,为免横生枝节,曹达四人也没下重手。

    他们有师门秘传,论起法术,自然远胜五大邪君,每次战斗,总能很轻松掌握局面。

    奈何,朱皇一帮人明明处在劣势,却始终不认输,曹达等人有投鼠忌器,每一场战斗都弄得无比尴尬。

    眼见,已经是第七场了,曹达四人都快打满第二轮了,再继续战下去,何时是个头。

    就在曹达四人心火渐起之际,山壁中传来一声巨响。

    随即,传来一声高呼,“别打了,老二,老四,那混账跑了,快追!”

    “我?!”

    曹达几乎脱口骂道。

    当先朝声响处追去,牧屿,童放随后跟上,正在战斗的杜飞也赶忙撤手,紧随其后,追赶而去。

    “老牧!”

    童放一声惊呼,双掌一挥,漫天现出无数光点,光点散发出射线,在空中交汇,顿时一道道凝实的六芒星,朝许易狂撵而来。

    童放一出手,便是压箱底的绝学,大衍星攻术。

    若真与许易方对,他绝不会一上来,就催动辄压箱底的术法。

    他实在没想到,只一个照面,牧屿便被许易击飞了,为救牧屿,他不得不使出绝招。

    横空阵列的六芒星,裹挟着狂暴的撕裂气息,朝许易狂飙而来。

    “老童,别打死了!”

    随后飚来的曹达睹见这一幕,亡魂大冒,生怕童放发动的禁招,威力太霸道,直接将许易弄死了。

    若是如此,这一番辛苦折腾,可真是丁点意义也没有了。

    曹达喝声方落,一柄巨剑,横空压来,直插在漫天光点中的横十三纵十六的那颗。

    巨剑才击中光点,六芒星聚成的漫天风暴瞬间湮灭。

    巨剑威力不减,剑光破空,正点在童放胸口,童放周身宝光乱冒,有衣服的撕裂声,下一刻,童放如一株被飓风卷起的浮萍,狂飙而去,胸前现出个血洞,口中喷血不止。

    “这!”

    “不可能!”

    曹达和后赶来的杜飞完全石化了。

    比修剑狂飙,再度朝牧屿斩去,后者击出一柄拂尘,勉强抵住比修剑,来不及呼喝,许易真灵剑又斩到。

    牧屿大手一推,空中现出数个阵图,气势盖过横空掠来的真灵剑不知多少,哪里知道真灵剑直直斩在第三个阵图的东北角,数个阵图一并迸散。

    真灵剑余势不绝,剑光斩在牧屿肩头,直接将之劈飞。

    “啊啊!”

    曹达咆哮一声,祭出尸体,如狂风一般,朝许易飚射,与此同时,一枚绿色小刀,从他掌中飞出,助那拂尘抵住狂斩的比修剑。

    他还未攻到,天空中大片星光洒落,金刚相出,赛雪玉璧结出法印,平平推出,方圆千丈,同时震动,曹达身形陡然被这巨大威势,逼得生生凝住,而他显化的尸体,顿时溃散出一缕。

    便听一声虎啸龙吟,从许易怀中放出,那溃散的一缕尸气,竟不听主体的召唤,朝许易胸口遁去。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