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小说 > 修真小说 > 独步成仙 > 1961章 出手镇压
    “为何对他们动手?”陆小天身形一闪,便来到了精獾妖的对立面,冷淡地声音飘进对方耳里。

    “你是谁?”精獾妖背上寒气大作,之前对方出手他找不到对方出手的痕迹,现在对方出现在面前,竟也来得这般毫无征兆。

    陆小天伸手虚空往上一按,一只丈许长短的血色大手陡然间从精獾妖头顶盖下。劲风压顶,这次精獾妖倒是感觉到了异常,手掌一招,一只白骨权杖出现在手心,精獾妖那白骨权杖上寒气大作,转眼间那寒气凝结成冰晶,形成一只高大的冰形圆罩将其包裹在里面。

    只是那血色大手毫无顾忌地拍下,直接拍在冰晶圆罩上,轰地一志,冰渣四射。那血色大手携带着无数冰渣从精獾妖头顶一拍而下。

    精獾妖一声痛哼。此时四周那些原本只是存心看热闹的,见陆小天出现,还以为多少还有一阵打斗,可从冰渣射开,远处围观的几族修士回过神来,却见那精獾妖根本脱身不得,双手持着白骨权杖,白骨权杖上虽是冒着寒气,死死顶住头顶上落下的血色大手,那已经在震颤的双臂,以及精獾妖赤红的一双眼睛能看出此时精獾妖撑得有多辛苦。

    “少说点废话,回答我的问题。”陆小天再次逼问道。

    “是,是云清门想将吕夫人收入门内,为门内增添一位丹王,只是那吕夫人数次拒绝。有些不识抬举,门主这才出此下策,派我前来。”精獾妖吃力无比地道,中间他自然是修饰了一些,真正的情况比起他口中所说的要险恶百倍,只是此时在陆小天面前,精獾妖绝不敢如实坦白,这七分真,三分假的话,才能让对方的敌意不是那么足,扯出云清门,也是为了让陆小天能有所忌惮。

    “云清门,一个二流势力而已,滚回去告诉你们门主,让他亲自去丹坊赔罪,奉上一笔厚礼,否则我灭了他的宗门。”陆小天再次伸掌虚空一拍,空中的血色大手依然压着精獾妖使其动弹不得,另外一道血影已经拍打精獾妖胸口,精獾妖那比常人粗壮上一号的身体顿时如同破沙袋般摔出,在这街道上倒出一阵,又在地面滑行出数百丈才勉强止住。云清门陆小天也听说过,门内有不一些神虚境修士,不过比起当初的阳离宗尚且还要差一点。陆小天自然不会将其放在眼里。

    精獾妖哇地连吐数口鲜血,此时精獾妖体内剧痛难当,一身妖力被对方入体的劲力搅得混乱不堪,精獾妖骇了一跳,对方手段太过凌厉,稍稍试了一下,单凭自己的实力竟然无法压制体内乱蹿的血罡之力。这样下去非得体内妖力暴走失控而死。

    精獾妖顿时回过神来,对方这是在逼他早些回云清门带话,否则便只有等死的份。在意识到这一点,精獾妖顾不得体内剧痛难耐,亡命似的朝云清门所在的方向狂奔而去。

    “前,前辈。”吕丛兄妹两个有些结结巴巴,连忙向陆小天行礼。

    “免了,回去了跟你们母亲说,让他去找渊堂叫冬枫的家伙,虽然不比独自一人自由,也不会再出现眼下这种情况。”陆小天说道,吕夫人一个女流之辈,还是一个炼丹师,之前火尸车大和车二出没在乱青墟的次数比较多。一般想找麻烦的也要掂量一下。只是随着后面陆小天交收集灵材的事情交给了冬枫。车大,车二来这边的次数便越发少了。叶子渝不知去了何处,陆小天也消失了一段时间。

    区区一个一品丹王,在这乱青墟自然也便成了香饽饽。哪怕是一口丹王,在这混乱妖域价值也是非小。等闲势力并没有这个耐心云培养。而在混乱妖域,势力更迭的频繁也远比外界要高许多。威胁吕夫人最好的方式自然便是拿下吕丛与吕姿兄妹二人。

    “是,前辈。”吕丛兄妹两个连忙应声。经过这次,两兄妹也算是明白这乱青墟的险恶,若不是这次刚好碰到陆小天,后果难以预料。

    “看什么看,都散了。”陆小天冷哼一声,顿时四周那些围观的作鸟兽散,开玩笑,精獾妖在神虚境中虽算不得有多强,可被眼前这未曾露出脸面的人抬手间便给收拾得这么惨,若不是要对方带句话回去,怕是跟那几个化神期獾妖一般,全部都交待在这里了。

    那些或远或近观猜测陆小天何许来历的各族修士顿时作鸟兽散。虽说这路不是陆小天修的,谁都能在此路过,可这里是混乱妖域的地界,弱肉强食。

    “走吧,大概,前辈已经走远了。”待四周的各族修士散开,吕姿拉了一把吕丛道。

    “是啊,走远了。你说咱们什么时候也能修炼到这种程度。”想到方才陆小天一经出面,便震和在场几族修士禁若寒蝉般的情形,吕丛便难掩脸上的羡慕之色,都是男儿身,为何对方如同豢养在九天之上的雄鹰,而他却像匍匐在地面的小爬虫一般。

    “修炼到前辈这种程度?还是别太好高骛远了,先想办法修炼到化神后期再说吧,母亲已经在努力为咱们积攒下在财物,未尝没有突破至神虚境的机会。”

    吕姿心里何尝不羡慕,只是想到那陆前辈的强大神秘,看着那并不比常人高大得多的身影时,却有如一道不可攀越的山兵一般横亘在眼前。吕姿也不由叹气,也许修炼到神虚境不并非不可能,想要超越那青衣白发的身影,却难如登天。

    “也是,以前只是觉得陆前辈不好接近,倒是没想到脾气也是这般大。”吕丛摇头道,“你看这上百个几族强者,愣是被惊得作鸟兽散。”

    “我的傻哥哥,你真以为那陆前辈是脾气大。为何他不早些将那些家伙赶走,而是在跟咱们说话之后。”吕姿白眼一翻道。

    “你是说,他刻意如此?”吕丛吃了一惊,他也不是真笨,只是回想起方才的场面,不由有种男儿当如此的感慨,内心的震动比起吕姿要大得多。

    “刻意震慑一下那些居心叵测的宵小罢了。”吕姿说道脑袋一偏,“这陆前辈以前虽未跟咱们说过什么话,倒也并非完全不近人情之人。”

    :。:

    亲爱的书友,搬小说BAN.TW提醒您注意休息眼睛哦!